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芥樋】樋口小姐的日记01

看前:
ooc严重并且短!深夜产物,能接受的话请:

1.1 星期二 天气:多云转晴
港口黑手党的恶犬,我的前辈,芥川龙之介。
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人。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见不到一丝犹豫,看向尸体的眼神也毫无怜悯,就连平常也见不到他表情温和的时候。
我或许是和芥川前辈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但我却也只能远远地观望那个人。仿佛有一层无法冲破的屏障,将我永远地隔绝在外。
外人避而远之,但我却希望能更多地了解他一点,哪怕只是他的爱好,喜欢的食物,这也能令我开心。
我想在这里许下一个愿望,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芥川前辈如果能真心的为某件事情而开心,如果是……不,没什么,我只是如此希望着而已。
但愿神明大人能够听到
拜托了,尽管是芥川前辈,他也有着善良的一面。

【双黑】旁人看出来的事

港黑底层人员x:
要我说这个一定要把我的名字打码啊,不然被上级查出来就惨了。
要说中也大人和太宰大人之间的关系,那是全港黑都知道的水火不相容,一见面就连天气都要变。不过两位大人从来没有在任务上公报私仇,配合得向来天衣无缝。刚开始我们也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啊,不过强烈的求生欲导致我们一直不敢一探究竟。直到有一次,我参加了太宰大人和中也大人的任务负责后援,那会儿正是战斗刚结束,但两位大人迟迟没有回来,突然神神秘秘地跑回来一个人,我一看是太宰大人。他管我要了几条毛巾,看不清表情但语气比平时要温和,我哪敢懈怠啊,抓起十几条好毛巾就往出递。他接下以后就又悄声回去了。后来我才听说中也大人那天使用了污浊。
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我总觉得这两件事之间有关系。
喂你一定要打码啊!我还想在港黑好好活着!

港黑高层人员y:
嗯?你说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吗?那两位之间一个是炸药一个是打火机啊,一接触就要爆炸。
可这两样事物,只有配合在一起才有最大威力。
举个例子,有一次,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正在一起制定战略。我是负责去送材料的,当时办公室门没锁,我敲了几下发现里面没声音,就又等了一会儿,到最后不得不直接推门进去了。结果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再一看是中也先生,身上盖着一件黑色的衣服,看长短应该是太宰先生的。我恭恭敬敬的放下文件刚要走,中也先生就被惊醒了,他掀开衣服起来晃着走了几步去看文件,盯了有一会儿才说“什么嘛这些那条青花鱼都想好了”,然后让我把东西留那挥手让我出去,接着盖上衣服又躺去睡了。
据我所知,那次任务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解决,并且获得了比想象中更为多的资金收入。

不知名的生活在横滨的流浪猫:
哦…你说那个高个子男人和矮个子男人?
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互殴那么简单。
互相厌恶又互相依靠,人类的感情果然很复杂啊。
我平日趴在墙头,就看到这两个人真枪实弹的打。但也时常他们好几天都不出现,然后突然的一个黄昏,那个大的抗着那个小的就回来了,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神色也很疲惫,但是没有东西能瞒过猫的眼睛。
那个高个子的,分明有那么点说不清的喜悦,但又像是说不清的痛苦,总之,在小个子醒的那一刻,他一定会把他摔在地上。然后这两个人一定又会吵起来。
虽说他们吵的时候很烦但也挺有趣,不过后来有好些年,那个高个子的不见了,只留下那个小个子的一直一个人来来往往。
我原以为事情就要这么结束了。结果谁成想,就在我那天凌晨快要睡着的时候,他们两个又是一瘸一拐的回来了,还是小个子在大个子肩上,不过这次我可看清了,那个大个子眼里,是开心啊。

【双黑存梗】有关你的事情,除了死活,剩下的我都不想知道

中原中也常常觉得他不靠谱的搭档不像是一个人。
而是一个,所谓麻烦的化身。
虽然在任务上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但是在平常,绝对是把对方往死里整。
原因,大概是两个人都知道谁也弄不死谁。
中也也没认为太宰治会死,体术上没有绝对优势却能依靠头脑在黑手党令人闻风丧胆的,太宰治绝对是第一人。
直到那一天,太宰治消失叛逃,中也在看到车上炸弹的那一刻在心里给太宰治竖起一个中指,然后,炸弹爆炸,原本完好的车身在一声巨响后于滚滚浓烟中变得不成样子。中也站在一旁,看着不断上飘的烟雾,嗅着呛鼻的火药味,心里想的却是太宰治今后的生活。
他大概不会死吧,中也心想。车是死的,太宰治是活的,就算有炸弹在他身上绑着,他也一定会在最后一刻才慢悠悠地解开然后任人惊叹吧。
太宰治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中也不禁笑了一声,他有预感太宰治以后会成为他的死敌,但那又如何,反正能弄死他的人也只有中原中也一个。
只要他还没死,剩下的就都无所谓。

wok我还说为什么二二九太太的博戳不进去,不是这太过分了吧?

撬棺不出的风霜霜:

这条应该可以转……吧?
二二九太太那么可爱,某些人真的是够了。
人在做天在看,希望您有点逼数。


你梓哥:



帮k一下
至于某些只能活在不见光的阴沟里的蛆,你梓哥这声不是白叫的。




要当小王子:







账号@二二九 被恶意举报至永封。
在这儿给大家指路二二九太太的新账号
@执戈 

已经知道举报二二九太太的是谁了。

我就不点名道姓。该还回来的是你。你口中的母狗也恐怕是你自己。





藏不住了

大家好,这是我男朋友@中原中也

我写了是真的x
没写完也是真的x
明天继续xx
好的晚安

存旧戏 塞蕾丝处刑

334番塞蕾丝提雅.罗登贝克,请赐教(bu)

#处刑
——塞蕾丝同学被认定为犯罪者,开始执行惩罚
身着深色洋装伫立于一片漆黑中,鲜红眼眸环视四周观察周身环境,纤细十指交叠胸前,唇角微勾起一丝笑意,脑內不自觉地开始幻想着自己的处刑过程。猛然听到周遭传来巨大声响,疑惑看向两旁才发觉各种画风诡异的欧式建筑不断涌出填满了狭小空间。边界耸立高大围柱似牢笼般将人困于其中。而腰身也被麻绳紧紧缠在身后的柱子上。唯有面前开有一个入口,映入眼帘的是矮小丑陋的熊形生物,它们聚集于此似是看热闹般脸上露出虚伪的愤怒,高举着拳头大声呼喊着不堪入耳的话语。
那么,给妾身的处刑是

低头垂眸发现脚下不知何时已多出了无数被捆好的稻草垛,一个黑白相间的玩偶举起火把在众目睽睽之下引燃了从最低处这些草垛。火势一路向上蔓延,吞噬了更多草垛后愈加凶猛,鲜红火光将身在中心的自己照亮。猛然间,火光冲天,剩下的所有草垛都被点燃,周身已然成为一片火海并且集中地朝自身所在的方向袭来。抿唇抬头望向天空试图驱散些灼热感,白皙脸颊因过高的温度不断渗出汗珠,但心中却也有一种莫名欣喜。
女巫火刑,这也算一种变向的幸福了

猛然从远处传来一阵车笛声,向前望去查看情况,只看到一辆与此时格格不入的消防车飞奔驶来,瞳孔放大看着与它不断缩小的距离,猛然间车身借助什么东西一跃而起冲进火场,车身带着刺眼的车前灯光在视线中不断放大,扭动身躯却发现无法逃离,终是只能阖眸接受这个事实。

原来还是这样啊。

那个,今天是咱生日来哒
然后听到小鹿这首歌……感触非常非常深,虽然以前就听就有很多感觉但今天果然还是……更深了很多x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大家,新的一岁我会努力加油的!٩( 'ω' )و
今天也收到了很多人的祝福,很开心很感动
以及感谢我的母亲,她是一个温柔而强大的人,把我带到了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
大家在以后过生日的时候也一定要感谢母亲,她们真的是最伟大的人呀

(存)人柱爱丽丝设横滨F4+芥川兄妹

第一位爱丽丝,名叫中原中也,他手持砍刀来到这个被浓雾笼罩的森林。枯枝上的乌鸦不时发出凄凉的鸣叫,更添几分诡异。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冲了进去。一路上他所斩杀的生物的鲜血聚集成了河流,成为阴森地带里最鲜亮的一抹颜色。

第二位爱丽丝,太宰治。他身着黑色的风衣,与环境融为一体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林间。他摇着手指,随着哼唱出的旋律在空中绕着圈。突然间,他像是听到什么的一样,停住向一旁扭过头张望,看到的却仍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他笑了笑,继续向前走。

第三位爱丽丝,中岛敦。他曾是一位国家的太子。他穿着小皮鞋小心翼翼的进入森林。鞋跟踩到地面树枝发出吱呀声响,因此他走得更谨慎了些。望着周围陌生而又诡异的树影,他清秀的脸颊上不禁多了几分慌张的神色。
应该不会有东西伤到他吧。

第四位爱丽丝,是一对双胞胎。哥哥的身体似乎不好,总是在咳嗽,妹妹则是蒙面从来不让人看到她的真实模样。她们是在收到一张卡片后来到这里的。哥哥似乎很不屑,妹妹跟在她身旁,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她篡紧手里的纸条,又拿出来看了一眼。
上面写着“来成为爱丽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