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世间万物皆有理\想成为伊丽莎白小姐的利刃\米特奥拉小姐你还缺魔法书吗!

【文豪野犬乙女向】帽子在夏天的特殊用途(中也×你)

度过夏天绝对是上帝对人意志的一种历练。
昨日下过的雨积攒在路面凹处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坑,雾气氤氲在天地间使得视线内的景物都变得模糊不清,仿佛蒙上一层白纱般,需要带些想象才能认出那些轮廓是什么。但最糟糕的莫过于闷热潮湿的天气,乌云连同太阳光和风一起遮蔽,加之人群的过度拥挤,所有的不利因素凑在一起让原本应愉悦的出行变成了一种折磨。
你无力地走在街上,随着人群勉勉强强地移动脚步,双手抓住中也的胳膊无意识地撒娇。不流通的空气成为了你的劲敌。你大口呼吸着,试图缓解这种情况,但从你双颊绯红的样子来看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你抬起头,朝中也眨了眨眼,同时张大嘴做着深呼吸。中也看着你的样子,别过头没有看你,正在你疑惑的时候,他做出了让你震惊的动作。
只见中也在你惊异的视线中,缓缓抬手摘掉了帽子,然后放在你身旁轻轻扇动了起来。你知道中也是最宝贝这顶帽子的,所以他从不轻易摘下。但在扇动的一瞬间,你便感觉了一阵微风吹过。再一抬头,中也的视线对上了你的,但很快他又脸红地低着头沉默不语。你会心一笑,悄悄捏上了他的脸。
谢谢你呀,中也先生

【文豪野犬乙女向】当你害怕睡不着时他们的反应(宰,中,芥)

太宰.ver
时间进入凌晨,城市早已沉入夜色,周遭都是漆黑一片的景象。就连你家也不意外。平日理应进入梦乡的你此刻却绷紧了神经。白天的恐怖画面像幻灯片般不断地从你脑海中闪过,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你蜷缩在床上,死死闭上眼睛试图催眠自己,却还是没有丝毫困意。不经意间,一双手悄无生息地抓住了你的肩膀,这让原本就精神高度紧张的你彻底崩溃。
“啊!!谁啊!”
“小姐是我啊!”在你惊声尖叫过后,太宰打开了灯,原本黑暗的房间一下子被光线所充斥,在窗外夜空的衬托中显得格外明亮。你眼角不止何时留下的泪水被他用手指抹掉,随后太宰拿被子把你卷了起来,看着你有些失神的表情笑出了声
“小姐还真的是胆小啊~”
“不过请放心哦,有我在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中原中也.ver
在去过电影院看完恐怖片以后,你从回来的路上开始就紧张兮兮的,手更是一秒都没有松开中也,不论他去哪都有你的踪影,都已经有点像传说中的“连体婴”了。中也起先并没有对你的行为有实质性的感觉,直到他看到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你时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记得某人说过自己从来不怕这种东西的吧?”
你躲在远处,眼巴巴地看着满脸怒气的中也,试图和他讲通道理。很显然,这招是管用的。他终是叹了口气,一把把你抱入怀里,伸手缕了缕你的头发。
“记住了丫头,没有下次。”

芥川龙之介.ver
说来你的受惊全部归功于社交网络,原本好好地看着网页,当把图翻到最下方时突然蹦出来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的图片,这着实把你下了一大跳。在快速关掉屏幕以后你不禁咒骂着发图片的人,同时也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到别处,但这只是一时的,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恐惧还是渐渐涌上心头。哪怕看着天花板也会突然浮现出那张图片。最后你只能小心翼翼地敲开恋人书房的房门求得一点安慰。
“怎么……”芥川在打开门的瞬间看到了瑟瑟发抖的你,少有的慌了神。他拉你进了卧室,让你坐到了沙发上,把一杯温水递给了你。暖暖的温度渐渐让你恢复了正常。许久后,你才终于开口说话。
“今天……被吓到了……”芥川听到你的话显然有些不悦,但还是耐心地问了一句“谁?在哪?”
“不知道……就是在网上。”你摇了摇头,回忆了一下今天白天的场景,关得太急什么都没有记住,只知道是在网上看到的。
“……我知道了。”芥川皱着眉像是想了一会儿什么,然后就把你带回到了床上哄你入睡。大概是一下子放松了,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最后的印象是芥川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一早,你再寻找昨天那个网站时却发现搜不到了。

【绘希】圣诞礼物(预告)

绵绵的白雪在天空中纷纷扬扬地洒下,将整个城市都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街边的松树都被缠绕上了小灯泡,映照出缤纷多彩。商店都已经做好了装饰,火红色的丝带打成蝴蝶结系在礼盒上,显得异常华丽。人们穿着厚重的冬装随意游走在街上,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欢闹的声音不绝于耳。绘里坐在屋顶,弯腰望向喧闹的人群,又抬起头看了看墨色的夜空,繁星点点不时闪烁光亮,预兆着这将会是一个美好的圣诞夜。绘里伸手摸了摸一旁驯鹿棕色的毛发,起身坐到了后面的雪橇上,正想要走的时候无意间撇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蹲着一个孩子。出于作为圣诞老人的责任心,绘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下去询问孩子的愿望。于是她二话不说,架着驯鹿去到了孩子所处的位置。
绘里慢慢走进,发现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小女孩,她正抱着肩膀低声抽泣着。见到突然出现的绘里,不留痕迹地向后退了几步,略带戒备地看向她。绘里尴尬地挥了挥手,露出了一抹微笑,友好地问到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东……东条希,咱叫东条希”
“那,你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礼物……?”
“是啊,圣诞节到了啊”
“我想要……爸爸妈妈回来。”
绘里愣了愣,随后悄悄地记下了这个愿望。
圣诞老人的职责,就是把孩子们想要的礼物带到。

芥樋婚后与其子的非正常生活03

接近傍晚的时间让天色变得昏暗,墨色自远处缓缓流淌,吞没了金色的霞光。樋口头顶的天空渐渐失去了暖色,投下一片阴影。她抿了抿唇,抬头望向即将消失的夕阳,随后朝站在远处的芥川轻轻摇了摇头,但芥川仿佛没有看到般,依旧冷酷地对面前弱小的身影发出命令
“站起来,继续攻击。”
小芥川双手撑地,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他踉跄地用尽全身力气冲向前对父亲使用了“罗生门”,但很显然,此时的他已经不可能对芥川造成任何伤害,仅一秒,那些弱小的黑兽便消失不见,淡淡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芥川淡淡地瞟了一眼小芥川,随后摆摆手转身离开了。小芥川愣愣地转身走向了樋口,樋口看到他茫然失神的样子连忙走到他身边,蹲下身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折叠成方块轻轻擦去了小芥川脸颊上的血迹。樋口握住小芥川的手,感觉到了密密麻麻的,深深的伤痕,她一下子就湿了眼眶,晶莹的泪水不断地在眼中打转,但终究没有落下,小芥川看着母亲的样子,伸出手摸摸她的脸试着安慰她,而后小声问出了一句话
“妈妈……父亲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
樋口反握住小芥川的手,沉默着没有说话,她对小芥川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带着他慢慢地往住所走去。
用过晚饭以后,过于劳累的小芥川很快就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樋口在餐桌上收拾碗筷,芥川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报告。除了流水声,两人几乎没有交流。终于,樋口放下了手中的瓷碗,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前辈……”“我知道。”芥川干脆地打断了她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仅仅一瞬,樋口便明白了过来,她捂住脸,终于忍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
身为港口黑手党干部的孩子,将来的生活是没得挑的。
从小所在的环境,所接触的人和所见到的东西,注定了他要在黑暗中前行,最终成为与父母一样的人。
身为港黑游击队队长的芥川早在很久前就明白这一点,如果从小不锻炼他的儿子,那他终究只会是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怪人。
只因他无处可去。
过了一会儿,芥川放下了手里的报告,从桌子上拿起了一颗糖,随后缓缓向小芥川的房间走去,他以最轻的力道打开了门,原本黑暗的房间进入了几缕暖色的光线,他走到小芥川旁边蹲下身,屏息看着他的睡颜。苍白的小脸上满是不安与疲惫,对于有人进来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察觉。芥川悄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睡觉这么不设防,将来怎么办。”然后把糖放到了床头柜上,给他压了压被角,纠结了一下最终十分僵硬地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
“下次再练得那么差劲我可绝对不会管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有关男朋友的异能(宰中敦乱)

快给我个地洞让我钻下去吧……
这都哪根哪啊……
请……自备避雷针……ooc致歉……
恩……我……我说完了x
还能接受的话请↓

太宰治.ver
“太宰太宰,你的能力能不能也给我用一次啊?”某天下午,你看着太宰的背影,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哎~可小姐不是异能力者,我的能力对小姐是无效的。”
你的男友太宰治的能力名为“人间失格”,是一种使异能力无效化的bug般的存在。所有异能力者在他眼里与普通人无异。但这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对正常人无法发动的能力。
想到这儿,你突然有了另一个问题。
“太宰太宰,那你怎么发动能力的啊。”听到你的话,太宰回过了头,逆光的位置使太宰看起来像一个生出翅膀的天使。他缓缓迈开步子走近你,最终停在你面前,张开双臂将你拥入怀中,淡淡的香气瞬间传入你的鼻尖。
“像这样……”他看着你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随后俯下身,在你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
“人间失格。”

中原中也.ver
刺眼的阳光从高处炙烤着大地,面前的景物已经变得模模糊糊,游乐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更惹人心烦。已经汗流浃背的你弯着腰走在路上,一再抱怨着为什么今天没有云彩,随后拧开水瓶瓶盖张大嘴朝嘴里倒,但水仅仅流下了几滴。这让你不得不怀疑天气是不是已经热到把水都蒸发了的地步。你回过头,寻觅着那个黑色的人影。由于身高的原因,他正艰难地从人潮中挣脱,等了一会儿才跑到你身边。你一下子抱住他的手臂,撒娇道“中也,我不想走路了……”“到底是谁说要在这种天气出来玩的。”中也黑着脸满含愤怒地看向你,但又因你虚弱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了……”他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你就在游客们惊异的目光中悬停在了半空。你正疑惑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抛上来一条绳子,你赶紧抓住,随后才注意到绳子的另一头在中也手上。
“不想走路的话,我牵着你。”

中岛敦.ver
临近深夜,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唯有你的房间还闪着微弱的光亮。你蜷缩在床角埋头小声抽泣着,而敦则一直紧张地坐在一旁,一会儿送水一会儿送糖,但就是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姐,那个,要是有什么事情,还请告诉我。”你听到他的话抬起头,伸手抹掉了眼泪,尽力保持着微笑
“没事的敦,我就是……”突然,你的手被他抬起,碰到了一个毛绒绒的物体,你诧异地抬起头才发现,那是敦所变出的“虎耳”
“小姐……伤心的时候摸摸软软的东西,心情就会变好了吧。”

江户川乱步.ver
“乱步先生,你真的能一秒钟看穿一切吗?”在听闻了乱步堪称“奇迹”般的异能力之后,你便找了一个时间想来测试一下他。
正在看报纸,或者说是,四格漫画的乱步眯起眼睛看到了满脸兴奋的你,十分自豪地回答了一句“那当然,我的异能力可是日本的瑰宝。”
“那你能看出我刚刚做什么了吗?!”你愈加期待地看向他,而乱步则淡定地拿起放在一旁的眼睛戴上,几秒钟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愤怒的表情
“你偷吃了我的点心!”
“再去买一盒回来!”

【雾塞】超短篇的,关于恋人熬夜要怎样对待

我为雾塞添口粮系列计划xx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彼此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窗帘上的花纹,繁复的图案立刻呈现在暗色缎面上。最终进入卧室的光线已是微乎其微。少许亮色跃上塞蕾丝的脸颊,原本光滑的肌肤更显白皙柔嫩。许是这细小的变化被她察觉到了,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少女稍皱了皱眉,许久后在窗外鸟儿的歌声中缓缓睁开了双眼。羽睫随之颤动着,投下一片小小的弧形阴影。塞蕾丝伸出手掀开棉被下床,走到等身镜前整理了一下卷曲的黑色长发,十分耐心地梳理着,直到没有任何瑕疵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她轻压下门把手,缓缓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四周,注意到从不远处半掩的房门內投出一道近乎隐匿在晨光中的,细细的橘色光线。塞蕾丝眯了眯眼,很快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那人又背着自己熬夜了

她脚步轻快地走入房间,看到趴在桌子上尚在睡梦中的少女,一旁打开的卷宗上用红笔圈出了许多关键字,台灯的开关还停留在“turn on”的状态。白瓷水杯的杯壁残留有褐色痕迹,虽然桌面上的一切都乱糟糟的,但床铺上却是干净利落,没有被动过的样子。塞蕾丝的笑容渐渐染上了阴霾,乍一看像是在谋划着如何消灭世界的魔女。她俯下身,凑到雾切耳边轻轻说了句
“响子,起床了哦~”
雾切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抬起头,她揉了揉眼睛,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寻去,看到了一脸阴笑的塞蕾丝,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和她打了招呼。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却被塞蕾丝捉住了手腕。
“妾身说过的话,大侦探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呢”塞蕾丝向前迈了一步,将雾切完全包围住。
“不许喝速溶咖啡,不许浪费电,还有啊…”她话锋一转,铿锵有力地说出了几个字“不,许,熬,夜。”
“偶尔而已,这个案子很急。”雾切摆出了冷静的表情,试图找些借口把自己熬夜的事情糊弄过去,但很明显地,这是无用的挣扎。
“真是用烂了的借口,不仅是妾身,换作是谁都不会相信的吧。”塞蕾丝的表情愈发阴暗,但还藏着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温柔。她伸出手,拂过雾切因辛劳而变黑的眼圈,终是叹了口气
“下不为例。”

【文豪野犬乙女向】正因此才要打起精神(中也×你)

夏日的风顺着敞开的窗户吹进,带来一股股令人心燥的热浪。你俯下身以近乎垂直的姿势将脸贴在桌子上,呆呆地望向远处。时不时眨眨眼换一面接着趴,看上去真的只是在发呆。但是死死咬紧的嘴唇和微红的眼眶还是出卖了你的心情。
很难受
十几分钟后,你发出了微弱的抽泣声,眼泪顺着脸颊留到桌子上,印上了深色的印记。你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却不了越哭越凶,就连衣衫也未能幸免地变湿。突然,从客厅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你赶紧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同时,那人也从门外进来了。阳光将他的橘发染上一层金色。他看到狼狈的你愣了一下,随后赶紧甩掉公文包,快步走掉你身边伸出手揽住你。你安静地在他身旁站着,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你泛红的双眼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丫头?”
你终于因为这一声而放开了泪水,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他。而他则以更大的力度回抱着你。你的泪水打湿了他黑色的西装,但他全然不在意。中也没有问是什么事,只是不断安慰着你,话语从耳畔传来,一字一句直击心口。你在他的怀抱中渐渐平复了心情,也慢慢停止了哭泣。他松开手摁在你的肩膀上,让你直视着他。冰蓝色的眸子闪着异常温柔的光
“听我说,丫头”
“人生的路还很长,这点事没什么过不去的”
“倒在这么小的挫折上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了”
“打起精神,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安慰小天使们……

确实哥哥就这么出现了换作是谁都不会好受……少爷那个表情看的真的太心疼了……但是在这之余还是要想,枢娘这波刀发没发完?万一后面还藏着更大的就……
以及,我最想知道的,是当年谁灭的门

【文豪野犬乙女向】工作(中也×你)

时间是凌晨
你独自一人行走在柏油马路中央。白天的喧嚣此刻早已同太阳一起没落了下去。只有两旁的路灯在黑夜中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光。不远处传来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更显诡异。冷风吹起你的发丝使其纠缠在一起,最终落到双肩。你拉紧了身上的风衣,双眸紧盯着在暗处的仓库。那里没有灯光,只能隐约看到一丝凸起的轮廓。你不急不缓地向着那个方向走去。终于到了目的地。你掏出放在口袋里的钥匙,打开了仓库大门。尘埃随之飞起然后归于地面。清冷的月光照亮了正中央,两旁堆积的木箱被人刻意码放整齐。你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容,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恭敬着说到
“大人,今晚的交易地点可真是危险呢。”
“是啊,不过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应声走出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人,他嘴里叼着烟,刻意踏重的步伐发出清脆响声,回荡在厂房中。你缓缓走向他,并且暗自在心中倒数着秒数。
10,9,8……
“说起来他们真没诚信,都已经超时间了。”
“恩,我也这么觉得。”
7,6……
你回应着男人的话,露出了温和的表情,并且同他走到了一旁堆放货物的架子上。
“真慢啊……”你听着他的话,手指捏紧了风衣一角,但依然没有改变表情。
5,4,3,2……
猛然间,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耀眼的火光腾空而起,照亮了天空。火势因风的缘故蔓延到了你所在的地方,滚滚浓烟顷刻间覆盖了整个区域。你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被呛到。正准备向外跑去的你看到了一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下一秒,一个子弹穿破浓烟向小女孩发射了过来,你没有任何犹豫,一下子扑倒了她。随后是背部一阵撕裂般的痛苦。你看着孩子,发现她没有什么事,便冲她露出了一个微笑。再度回头,只见一个橘发男子十分紧张地跑到你面前紧紧将你抱在怀里。嘴里还在不断地说些什么,而你已然失去了意识,倒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

再次醒来已是清晨。明亮的阳光倾洒入病房,窗外的鸟儿正嘹亮地唱着歌儿,气氛十分祥和。你愣愣地盯了会天花板,一扭头才发现那个趴在你床边睡着的人。帽子盖住了他的脸庞,看不到神色,不过你知道他一定很累。便不想打扰他。刚要起身却还是不禁因伤口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细小的声音惊醒了他。他抬起头看到你醒了,长舒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发丝,然后温柔地将你抱在怀里。但耳边听到的却是他责备的话语
“帮敌人挡子弹,真有你的,恩?”
“不!不是啦!中也你也看到了她是个孩子,而且她也一点不希望!……”你红着脸着急解释着却被他竖在唇边的食指而打断。他冰蓝色的眼眸包含深情地望着你,你忘记了解释,就一样回望着他。许久后,你才从中醒过来。
“所以说……如果中也看到的话,一定会和我做一样的决定。”
“恩。”他轻轻回答了一声
“不过下次再这么干,我就真的不能饶过你了。”他一面抱着你,一面有些危险地说出了这句话。
你悄悄握住他的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看到你的样子也终于忍不住笑了。
“好了丫头,这次任务也完成了。有什么想要的奖励?”
“敌营的饭一点也不好吃!”你小声抱怨着,随即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要吃中也做的!”
“好好好,都依你。”

【黑执事】有关后续发展的无脑推

今天看到枢娘的更新就突然觉得自己原来的判断是对的x

很早之前就觉得黑执事每一章的人物和剧情都在隐约暗示着大结局,并且和后面的剧情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喂喂你确定别的漫画不也是这样吗)幽鬼城是为了把snake引到夏尔的宅邸,沉船篇是为了揭露葬仪屋的目的,学院篇是为了后面的星星篇做铺垫,绿魔女篇是为了让人了解文森特先生的挚友并且将沙利文带来宅邸。马戏团篇的作用对我来讲一直有点迷。
如果说绿魔女篇少爷只让菲尼接近是双生论的暗示,那马戏团篇的回忆就是明示。夏尔曾经把snake留下来所说的话是“能更加见到马戏团的成员们。”但事实上马戏团的各位已经被少爷都杀死了。所以snake是被骗进去的。但马戏团篇留下的唯一成语snake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那后期肯定会根据某些线索发现马戏团的成员都是被夏尔所杀。到时候假设阿格尼手里拿到的照片是双生子的照片,snake又刚好看到,那他大约也会明白点什么,然后指控出少爷是为了继承家产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

以上,纯属无脑推x
欢迎大家留言指出错误并一起留言讨论(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