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雾塞】超短篇的,关于恋人熬夜要怎样对待

我为雾塞添口粮系列计划xx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彼此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窗帘上的花纹,繁复的图案立刻呈现在暗色缎面上。最终进入卧室的光线已是微乎其微。少许亮色跃上塞蕾丝的脸颊,原本光滑的肌肤更显白皙柔嫩。许是这细小的变化被她察觉到了,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少女稍皱了皱眉,许久后在窗外鸟儿的歌声中缓缓睁开了双眼。羽睫随之颤动着,投下一片小小的弧形阴影。塞蕾丝伸出手掀开棉被下床,走到等身镜前整理了一下卷曲的黑色长发,十分耐心地梳理着,直到没有任何瑕疵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她轻压下门把手,缓缓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四周,注意到从不远处半掩的房门內投出一道近乎隐匿在晨光中的,细细的橘色光线。塞蕾丝眯了眯眼,很快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那人又背着自己熬夜了

她脚步轻快地走入房间,看到趴在桌子上尚在睡梦中的少女,一旁打开的卷宗上用红笔圈出了许多关键字,台灯的开关还停留在“turn on”的状态。白瓷水杯的杯壁残留有褐色痕迹,虽然桌面上的一切都乱糟糟的,但床铺上却是干净利落,没有被动过的样子。塞蕾丝的笑容渐渐染上了阴霾,乍一看像是在谋划着如何消灭世界的魔女。她俯下身,凑到雾切耳边轻轻说了句
“响子,起床了哦~”
雾切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抬起头,她揉了揉眼睛,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寻去,看到了一脸阴笑的塞蕾丝,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和她打了招呼。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却被塞蕾丝捉住了手腕。
“妾身说过的话,大侦探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呢”塞蕾丝向前迈了一步,将雾切完全包围住。
“不许喝速溶咖啡,不许浪费电,还有啊…”她话锋一转,铿锵有力地说出了几个字“不,许,熬,夜。”
“偶尔而已,这个案子很急。”雾切摆出了冷静的表情,试图找些借口把自己熬夜的事情糊弄过去,但很明显地,这是无用的挣扎。
“真是用烂了的借口,不仅是妾身,换作是谁都不会相信的吧。”塞蕾丝的表情愈发阴暗,但还藏着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温柔。她伸出手,拂过雾切因辛劳而变黑的眼圈,终是叹了口气
“下不为例。”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