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芥樋婚后与其子的非正常生活03

接近傍晚的时间让天色变得昏暗,墨色自远处缓缓流淌,吞没了金色的霞光。樋口头顶的天空渐渐失去了暖色,投下一片阴影。她抿了抿唇,抬头望向即将消失的夕阳,随后朝站在远处的芥川轻轻摇了摇头,但芥川仿佛没有看到般,依旧冷酷地对面前弱小的身影发出命令
“站起来,继续攻击。”
小芥川双手撑地,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他踉跄地用尽全身力气冲向前对父亲使用了“罗生门”,但很显然,此时的他已经不可能对芥川造成任何伤害,仅一秒,那些弱小的黑兽便消失不见,淡淡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芥川淡淡地瞟了一眼小芥川,随后摆摆手转身离开了。小芥川愣愣地转身走向了樋口,樋口看到他茫然失神的样子连忙走到他身边,蹲下身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折叠成方块轻轻擦去了小芥川脸颊上的血迹。樋口握住小芥川的手,感觉到了密密麻麻的,深深的伤痕,她一下子就湿了眼眶,晶莹的泪水不断地在眼中打转,但终究没有落下,小芥川看着母亲的样子,伸出手摸摸她的脸试着安慰她,而后小声问出了一句话
“妈妈……父亲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
樋口反握住小芥川的手,沉默着没有说话,她对小芥川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带着他慢慢地往住所走去。
用过晚饭以后,过于劳累的小芥川很快就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樋口在餐桌上收拾碗筷,芥川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报告。除了流水声,两人几乎没有交流。终于,樋口放下了手中的瓷碗,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前辈……”“我知道。”芥川干脆地打断了她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仅仅一瞬,樋口便明白了过来,她捂住脸,终于忍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
身为港口黑手党干部的孩子,将来的生活是没得挑的。
从小所在的环境,所接触的人和所见到的东西,注定了他要在黑暗中前行,最终成为与父母一样的人。
身为港黑游击队队长的芥川早在很久前就明白这一点,如果从小不锻炼他的儿子,那他终究只会是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怪人。
只因他无处可去。
过了一会儿,芥川放下了手里的报告,从桌子上拿起了一颗糖,随后缓缓向小芥川的房间走去,他以最轻的力道打开了门,原本黑暗的房间进入了几缕暖色的光线,他走到小芥川旁边蹲下身,屏息看着他的睡颜。苍白的小脸上满是不安与疲惫,对于有人进来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察觉。芥川悄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睡觉这么不设防,将来怎么办。”然后把糖放到了床头柜上,给他压了压被角,纠结了一下最终十分僵硬地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
“下次再练得那么差劲我可绝对不会管你。”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