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文豪野犬乙女向】无题的故事(中也*你

看前:
终于!码完了!虽然和想象中的差别非常大(?
ooc致歉,我本心是绝对不想崩中也的!
关于文中的观点…因为之前动画也曾说过“港黑也是尽心保护横滨的”所以绝对算不上是无恶不作的组织。还请千万不要过多的纠结这件事
选拔的这个…真的就是我随便想的QAQ
完了这文要往黑暗系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01
七月份正值炎夏,哪怕到了午后气温也依旧不减。知了挂在树上震动双翅发出声响,街边的人们身着轻便服饰自由来去在商铺间,不时传来一阵谈笑声,一切都是夏天该有的样子。不过,这一切都与你无缘。因为此刻,你正和十几位犯罪高手站在一起等待着接受港口黑手党的面试。你按照对方所提的要求蒙着面,双手背在身后,静默伫立在小巷深处。你抬起头仔细地观察四周,后方围墙的高度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爬上去的,四处也都堆满了杂物,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能够进出。万一遇害,能够从中逃脱的几率便是万分之一。
想到这儿,你不禁冒了一身冷汗,视线也有些恍惚。但你依然强装镇定的站得笔直,为的是不让自己身旁的人看出自己的恐惧与不安。但时间却在一分一秒地度过着,直至天边的最后一缕金色隐去,巷子里也没有任何动静。你先前的顾虑此刻已经减轻了不少。身体也不再僵硬。晚风轻拂过你的脸颊,让你不禁闭眼享受起这难得的凉爽。但猛然一下,有什么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入了你的耳畔,这让你刚放松的大脑一下又处在了危机状态。下一秒,你几乎毫不犹豫地用尽力气朝左侧跑去。而与此同时,一颗子弹从后面的杂物堆中猛然冲出射穿其中一人的心脏,尸体倒向地面发出沉重的一声闷响,新鲜血液顺着地缝向四周流淌,形成了诡异的图案。你只看了一眼便有了反胃的感觉。
然而那一枪还仅仅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便是枪林弹雨般的袭击。人群开始骚动地四处躲藏,而你只能一边捂着嘴一边奔跑着寻找藏身之所。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一声枪响后便再无音讯。你闭着眼睛,眼泪不自觉地从中流出。身体早已因乏力而瘫倒在地。你绝望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尸骸遍地的景象,活着的只有包括你在内的寥寥几人。而他们大多和你一样,已经没了力气就地躺下。
“这一次不中用的人竟然有这么多…吗。”一声自言自语从不远处传来,你绷紧神经,勉强扶着树干站起撕下面纱想要找到声音的主人。随后只见杂物反重力地浮在空中,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缓缓走了出来。你第一下注意到的是他的眼睛,非常好看,是那种能够蛊惑人心的冰蓝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看到他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但很快又被冷酷的神情压了下去。他审视了一遍所有活着的人,又细细地打量了你一遍。你被这种眼神看得发毛,身体止不住地轻轻颤抖,但你咬紧嘴唇,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最终,这个男人开口说出了他来的目的。
“我叫中原中也,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刚刚你们所经历的,就是港口黑手党的选拔,只有活下来的人有资格进到港口黑手党。”然后他顿了顿,再一次看向你。你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嘴唇已经被咬出血,你的目光躲闪着,没有任何勇气直面这个人。
“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是来成为港口黑手党的医生的。”你颤抖着回答着他的问话,说完这句话后你看到了旁人惊讶的眼神,但中也并没有漏出别的表情。他只是默默地听着,然后转身向前走去。你麻木地迈开腿跟上他,一路上不断地回想着他的问话
我…是来干什么的。

02
进入黑手党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异常辛苦,因为是新人所以所有训练都是无差别对待。除了回来的那一天可以称得上是休息,其余的日子都可以说是在地狱度过的。一天跑上五千米在这里根本不算什么刑法,相反是最温柔的对待。各种各样在旁人看来不可能的训练在这里每天都在进行。每一次训练回来,你都是软着腿踉踉跄跄地走回到住所,有时候直接在就地板上睡,着凉的机率也增加了很多,身体不好也是经常的事。但你早已习惯,大不了是连吃几瓶药再回去继续训练。
可,凡事都有意外。
秋天的夜晚愈加寒冷,你在经历了一整天的折磨以后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着想要到达寝室。但前一天的感冒还没有好彻底,冷风一过便又让你打起了喷嚏,然后是头脑发昏。你握紧了一旁的栏杆定了定神准备继续走下去。但此刻你的脚下就像踩棉花般根本踏不实。在强撑着走了几步之后,你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不住了,正要倒下的时候,一个橘色头发的人从远处跑了过来,他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你。你睁开眼,看到了了一个五官俊秀的的人,但最快速认出他的方法还是那双眼睛。你看到是中也,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又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
白色的平房,枯瘦的树枝,还有乌鸦瘆人的叫声,这一切组成了你所熟悉的地方。你站在远处的山坡上望着那个地方,有一个秀丽的女子正微笑着和一个孩子聊着什么。她似乎察觉到了你的存在,回过头向你挥了挥手,你看到她的招呼,正想跑过去,但双腿却像灌铅般沉重,无法移动分毫。你大声喊着什么,但根本没有任何声音,最后的最后,女子和孩子的身体都随风飘去,再也寻觅不见。
“啊…!”你轻喊出声,猛地张开了眼,此刻已是深夜,皎洁月光顺着敞开的窗户倾泻而下撒入房间,床铺上都染上了一层银色。你撑起身体,一转头便看到了中也正坐在你床边看着你。
“醒了?”他轻声问出口,同时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杯子,右手握住勺柄顶部慢慢搅拌着,然后递给你。你连忙伸出手接过了水杯。温暖的温度顺着冰凉的指尖传到了心里。你仰头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再次看向中也。
“谢谢您…”
“关心新人,应该的。”
中也的回答让你心中的疑惑消了大半,或许他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巡查新人的情况,然后恰好撞见了这样的自己,本着关心新人的准则又这么不厌其烦的照顾了自己。
“中也前辈,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听了你的话,中也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日里的表情。
“你不是来当医生的吗?”中也看着你突然这么问到,而这次愣住的人是你。你看着明亮的月光,迷茫地点了点头,但没有揣测透他问话的含义。中也看到你的反应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可以减轻训练了,明天开始到医务室去,那里应该有你需要的所有东西。”
你迷迷糊糊地听完了这番话,然后回答了一句知道了。突然感觉自己的压力都好像被丢到九霄云外一般消失不见了。你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放松地躺到了床上,许是由于很久没有这样休息过的缘故,你再一次睡着了。这一次没有梦境,只有一室温柔的月光。醒来已是翌日清晨。你久违地感觉到了轻松和自在,吃过早饭以后便换上衣服去往了中也所说的医务室,直到你走进去,你便确信,这里真的能找到你想要的一切,或者说,哪怕是你不想找到的也已经贴好标签摆在了明面上。市价最昂贵的药物在这里也摆的满满当当,让你不禁感叹了一下黑手党的富可敌国。
到了熟悉的环境,你的每一天便也不再那么枯燥难耐,反而多了几分乐趣。而与中也相遇的时间也增加了不少,但见到他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他生气的表情,同时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话。从别人那里听来说,好像是和他的搭档——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太宰先生有关。
“不过如果是中也先生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你暗自在心里这么想着。
正在和太宰一起作战的中也莫名打了个喷嚏。

03
在医务室久了以后,你便有了救助伤员的任务。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颠簸之后,你终于到达了战场。虽然只是在后方,但仍能感觉到来自战场上的厮杀与血腥。这一仗是与一个小城市打起来的,虽然对方人数不算多,武器不算精良,但他们的顽强抵抗却也难以在短期内攻破。几轮强攻下来依然不见退让的样子。你听着这次的战况,一种复杂的感情占据了心头。但无论怎样,最重要的都是救人。于是你拿好东西,跟着士兵的脚步进到了屋子里。里面有几位护士正在忙碌着给受伤的病人换药。看到你来了,伤者和护士们都对你露出了一抹友好的微笑。你同样笑着回应他们,简单换了衣服就开始投入到工作中去。在医务室的这几年确实没白呆,各种药物都能十分熟练地找到。但尽管如此,在看到伤口的一瞬间,你还是感到了一阵心痛,但当你看向他们的时候,平日里对待别人都是冷酷无情的战士在此刻却也露出了最真心的笑容说着谢谢。这已经成为了你的动力,因此不论治疗几个人,你都没有感到疲惫。
“那位小姐,请到这儿来一下,这位伤员就交给你了。”听到护士的声音,你连忙应答着朝她的方向跑了过去。因为已经习惯了的原因,你没有特意去看伤者是谁,但当你抬头时却对上了一双冰蓝色的眸子。你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中也。
“中也前辈!”你兴奋地喊出声,本以为这回可能就遇不到了,但没有想到此刻你正亲自为他处理伤口。但兴奋归兴奋,你依旧专注于中也的伤,那是一个不太深的划痕,不算太难解决,于是你很快就为他处理好了伤口。正当你准备起身离开时,中也却突然抓住了你的手。
“处理好了?”
“恩,好了。”
“那陪我去外面转一圈。”虽然你不明白中也的意思,但依旧点了点头,然后任由他拉着你的手走到了外面。
一条小河正平静地流淌着,蔚蓝苍穹与洁白云朵全部反射在河面上,偶尔微风拂过荡起层层涟漪。不知名的小花盛开在河岸边随风摇曳,不远处还有生长了百年的古树。如果单看这里的景色,实在不会把它和战争联系在一起。但这又是无法不提及的词汇。你和中也一起漫步在河边,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最终,还是中也先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会选择来黑手党当医生?”
你显然被吓了一跳,不过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这个问题是情理之中的。你看着一旁的风景,开始慢慢地说起了以前的故事。
“我小时候,妈妈也是一个医生。但她并没有选择去到人们所谓正义的一方,而是到了一个类似混混聚集的地方当了医生。为此村里的人还将她驱逐了出去,可这没能改变她的选择,她说,只要是生命,哪一边都是一样的。”
“而且啊,那些混混也并不是真的是混混,怎么说呢,应该是劫富济贫的那一种吧。”
“我一直相信妈妈的判断和选择,所以我才会来到港口黑手党。”
“而且,港口黑手党也不能说是非常糟糕…”说到这儿,你突然顿了一下。因为初次见到中也那天的画面在你的脑海中一下子闪了过去。你的身体再次止不住地开始颤抖。那个一直的疑问又再次出现了。
我是来干什么的。
这时,中也突然从你身后抱住了你,他注意到了你的失神,轻声开口安慰道
“正如你所说,只要是生命,都是平等的。”
“走你坚持对的路。”
“如果他们不来参加选拔…中也前辈会杀了他们吗?”
“不会。”中也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后悔
“绝对不会。”

04
几年后,你已经成为了港口黑手党内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虽然不是什么干部或队长,但那如同异能般的医术已经足够你树立威望。当然,你并不想这么做。在这几年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大概就是太宰的叛逃。那一天晚上,中也喝了很多酒,放心不下的你一路背着中也回到了家,正当你在厨房准备解酒药的时候,中也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你,然后说了很多情话,惊慌失措的你只能任由他抱着。第二天一早,中也开诚布公地和你表了白,然后就非常自然的,两个人开始了交往。虽然都没有明说,但黑手党的成员们通过你们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已十分清楚了你们的关系。
某一个中午,正当你抱着枕头在阳光下昏昏欲睡之时,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你站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是中也后才打开门。
“欢迎回来,辛苦啦。”你习惯性地伸出手接过了他的公文包挂在旁边的架子上,然后张开手臂抱了抱他,但只是一抱,你便知道他肯定又是带伤回来,而且自己还十分粗糙地处理过了。你趁着抱他的时候悄悄地在他身上摸索着寻找伤口,然后拿捏好力道在它旁边掐了一下。
“嘶…”听到中也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你不禁多了几分心疼和对他的责备。
“中~也~我说过不许瞒伤回来的吧。”
“这么点小伤无所谓。”眼见自己的谎言被戳穿的中也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但你早已忍不住的拿起一旁的医药箱开始给他重新包扎,平日里手法很轻的你今天却格外的用力,让中也都忍不住喊了停。
“生气中的女人真可怕啊…”中也叹了口气,然后把你抱在了怀里,但你很显然是不吃这套的,你挣扎着想从他怀里逃跑却被越发抱得紧。
“中也先生…该放手了哦?”
“不放。”十分斩钉截铁的回答传入你的耳畔,你不禁为他的孩子气笑出了声。但又担心着他的伤势而不敢太闹。
“可是伤口还没包扎完,先让我包扎完好吗?”
“然后呢?”
“让你抱。”
然后,中也先生慢慢松开了手让你为他包扎。

END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