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中芥】被前辈摸头了会感觉很温暖吗

中也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芥川对于太宰治有那么深的执念。他所了解的也就只有在太宰晋升为干部那一天,太宰收下芥川作为了港口黑手党的一员,仅此而已。
“不就是进了港口黑手党…对太宰的执念也太深了吧。”每当他看向芥川独自伫立风中的背影都会这么默默吐槽一句,但他在芥川面前只字未提。虽说在太宰走了以后,中也和芥川见面的次数增多,但两人之间的交流至多不过任务情报和战术上的技巧,从未往下深入过。中也偶尔会提起带他去放松放松,但都被芥川拒绝了。
“在下不需要去那种浪费时间的地方。”芥川语气上虽是恭敬,但明显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中也只能就此作罢不再追问。但中也很少见到,或者说是从没见到过芥川休息的时候,也可能是芥川从不在人前表现出疲惫,可生理上的反应总归不会背叛他。加重的黑眼圈,骨瘦如柴的身体和不时的咳血都让中也在看他战斗的时候提心吊胆。

“芥川,”一次任务结束以后,中也出声叫住了他。芥川愣愣地回过头,但眉角依旧待着一份淡漠。
“中也前辈,有什么事吗?”
“你…不用这么拼命。”中也犹豫着还是把这句话说出了口,他抬起头一眼便看到芥川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不过很快就又被他掩饰了过去。
“在下只是为了太宰先生的一句认可,为了那句话,在下……”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句话!”中也在听到这个已经要让耳根磨出茧子的回答以后忍不住爆发。在他心里,太宰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但他着实认为太宰不是什么好人。更何况现在他已经叛逃不见踪影,什么能让这个少年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一句太宰的称赞呢?
中也想不明白。
芥川站在远处看着面露凶光的中也,到嘴边的话语也被收了进去,没有再说出口。他停了一会儿,继而转身离开了。他一面走,一面第一次在作战后思考了太宰以外的事情。
中也前辈为什么会生气。
芥川的鞋跟踩在路面发出清脆声响,漆黑的风衣在夜色中完全分辨不出,只有在经过有路灯的地段才能看到他的身影。许是他思考的太过入迷,平日一向机警的他居然连几百米之外埋伏着敌人这样明显的情况都没注意到。直到他听到了轻微的板机扣动声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然而子弹射出的速度永远比反应的时间要快,躲闪的瞬间便已是来不及,芥川的左手臂倏然盛开出了一朵鲜红的花,血液顺着手臂滴落到地面,滴落血液的地方颜色加深了一层。正当芥川想要发动罗生门反击时,偷袭者们却已反重力地浮在天空中,随后被狠狠丢到了一旁。芥川抬起头看到了在后面气喘吁吁的中也。他没有看那些人一眼,而是径直跑到了芥川面前,看着地上的血迹沿上找到了芥川的伤口。中也利落地给芥川的伤口做了处理,拉着他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开始了责备。
“我说你是傻了吗,这么明显的偷袭都看不出来,还怎么留在黑手党……”责备的话语源源不断地进入了芥川的耳朵,他垂下头静静地听着,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听大人训导般。他没有说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而是等到中也快说完的时候,淡淡地说了一句“前辈对不起。”
中也睁大双眼看着面前的芥川,那样瘦弱的身板到底是如何抗过一次次战斗的,他完全想象不出。也可能是在面对敌人时他会有一种自己独特的气场,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气场。这或许就是在黑手党所有的东西。
“下次注意。”中也无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芥川的头,没有注意到芥川惊异的神情,自顾自地给他把凌乱的发丝捋了捋,然后才满意地放开,等到芥川想起拒绝的时候,中也已经松手站在不远处和他道别了。
“明天见。”芥川看着中也远走的背影,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刚被中也抚平的发丝正被晚风吹起又有凌乱的迹象,他学着中也的样子,最后却只是把头发弄得一团糟。最终,芥川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头发才勉强有了一点型。他久久地望着中也走去的方向,回想着他的动作,总觉得是不是有别的什么进到了心里。
温暖…吗
猛然蹦进脑海的词汇让他自己都有点受惊,但除了这个词他又没有更合适的来形容这种感觉。于是他只能认定,那是一种温暖。虽然连温暖的含义都不曾清楚,但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中也前辈的手…是温暖的…他暗暗想着着,慢慢往住所的方向走去。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