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文豪野犬乙女向】当女朋友入了语c时他们的反应(宰中芥)

看前:
终于把我最想码的这个梗给码了!但因为涉及到很多所以这篇大家就不要太过于纠结是否有出入啥的x
有的戏是现码的不知道有没有崩皮啊x(现在知道磨皮的好处了吧)
带【】的部分都是戏x

太宰治.ver
【“那家伙,总有一天让他不得好死。”咬牙切齿低声咒骂出话语,由于身背精神操控系的异能力者而增加的重量让人无法忽视,加之身后人的恶意话语,心情愈加烦躁。皱眉迈出步伐走至门口腰身却倏然被藤蔓般地物体缠住,还未反应过来状况便被一股力量猛然拽住向外拉,外套被甩下掉在了地板上,身体被卷住举起抛到了高空。猛然增加的失重感不禁下意识伸手护住帽子,不料下一秒被狠摔在了屋顶的瓦片上。】你正捧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兴致勃勃地给对面的戏友码着回戏,一边打着字,一边在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这个画面,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你身后的太宰。
“小~姐~你为什么要学那只蛞蝓说话呢?”太宰轻飘飘地话语传入你的耳畔,你不禁吓了一跳连忙扔掉手机,回过头便看到了挂着人畜无害笑容的太宰。你看到他的表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始紧张地和他解释起来。
“太…太宰啊…这个是对戏啦…我的皮是中也,然后我对面的戏友是…”
“是我?”你磕磕绊绊的话语被他打断,虽然他仍是一张笑脸,但你分明看到了围绕在他身边阴森的黑雾。
不愧是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你咽了一口唾沫,暗暗地在心里感叹着森鸥外先生的看人之准。
这种样子谁不害怕才怪!
正当你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偷偷摸摸开溜的时候,你离沙发越来越远的小动作却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他手脚麻利地抓住了你,并且伸出手把你的脸扭到了他面前。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脸不畏生死的看着他。而他看着你的表情和被捏出的包子脸,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小姐啊,你对你的戏是没有问题。”
“但是,绝对不可以和除了我以外的“太宰”说话哦。”

中原中也.ver
强烈的阳光直射入房间,将屋内的每一处都照得亮堂堂的,同时带来了不容忽视的炎热。你伸出手张开手指挡在面前,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阖眸试图让自己进入睡眠,但温度似乎在故意和你较劲般不断攀升。你用手背一把抹掉了额头沁出的汗珠,无奈地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看着只写了“#绑专”二字的页面,无力感瞬间增加。正当你要按下关机键的一瞬间,望着窗外的阳光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回到备忘录打起字来。
【闷热的夏夜连不时吹过的风都带着滚滚热浪,让人焦躁不安。无奈叹气起身关紧门窗,拿起一旁木柜上白色的遥控器,朝向上方空调摁下按钮,随之传来电器工作的声音。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矮小身影,抬腿对准那人使猛劲踢了上去。看他咬牙切齿的表情不禁说出讥讽的话语
“我说,中也,居然要让那个讨厌的人间失格来停下我,你也太没能耐了吧。”】
“我怎么会没能耐呢?”
“呀!…中也?”你受惊地回过头,发现了双手端着两杯冷饮不知何时坐在你身边的中也,而他正定定地看着你手机上所打出的字,他皱了皱眉,随即夺过你的手机放在了一边,把一杯冷饮塞到了你的手里。冰凉的触感顺着指尖袭来,让你忍不住吸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伴着丝丝清凉滑入喉中,一下子你也没感觉到那么热了。可中也却一直拿着手机看着你的戏,迟迟没有放下。
“靠太宰那个混蛋停下污浊,的确是我的耻辱。”
“哎?”你听着中也的话,一下子有点不明所以,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你戏上所指。
“但对付那些虾兵蟹将怎会用到污浊呢,”他回过头深情地看着你,冰蓝色的眸子闪着一份不加掩饰的温柔的光。这样的视线不禁让你的脸颊泛起了一丝红晕。
“丫头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没能耐的,至少足够保护你。”
说完,他的表情又变得有点戏谑,挑了挑眉。
“还是说,你说我那方面没有能耐呢?”

芥川龙之介.ver
你曾问过芥川,罗生门到底是为什么存在的。
“在下也不知道,不过这份力量是为我所用的。”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出了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那一天横滨的夕阳异常地红,他身着一身黑色风衣面对着披上金色的海面,消瘦的背影被明亮的光线刻画得十分清晰。你站在他身后,看着不远处的芥川和被染红的天空,竟觉得这幅个画面有些许凄美。
或许,罗生门是为了给这个无依无靠的少年一点精神上的支持吧,也或许,罗生门只是注定了他将要成为恶犬的命运。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在你的脑海中闪过,但每当你看到芥川苍白的面容时便也什么都说不出了。
【“仅仅是这种程度?芥川你还差得很远啊。”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许久后才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颈部感觉到了什么温润液体留下,愣了一秒才察觉到主人正在抽泣。随后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起身走向巷外。咬紧唇部默默回到他的风衣外套后,却对无法做些什么的自己感到一阵内疚。
吾主,吾一定竭尽所能,成为您的力量。然后让那位先生,说出表扬您的话。
这是,身为您的异能所必须办到的事。】当你试着以罗生门的感情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你突然醒悟出了罗生门存在的真正含义。
它确实是力量,但它仅仅是为芥川而存在的力量,是让他能够强大起来的,不受别人摆布而存在的力量。
“若是他能察觉到这一点的话…那才是他真正成熟的一天。”
“嘛,在那一天来到之前,就一直陪着他吧。”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