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文豪野犬乙女向】被跟踪(太\中*你)

@七柒° 小天使的点文!不知道码的合不合格啊…

太宰治.ver
明媚阳光带着暖意透过干净的玻璃窗落到方桌上,留下了几条明亮的光束。刚端上来的咖啡还散发着诱人香气,你伸出手举起瓷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口,香醇浓厚的味道便瞬间在口中弥漫开来,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苦涩。你抬起头正想叫服务生添加几块方糖,却见到了一个面容俊朗的男性向你走来。面部轮廓被阳光勾勒的更显俊俏,鸠红色的眸子中满是温柔。你因看着他而有些出了神,直到他轻声唤你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小姐,要加方糖吗?”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耳畔,你一回头正对上他的眼睛,四目相对让你的脸不禁攀附上一丝红晕,有那么一瞬间,你就要陷在他的眼神里,但门口风铃的清脆声响又让你清醒了过来。你点了点头,用小到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客气。”他夹起一块方糖放到了你的咖啡里,又拿起来用勺子慢慢地搅拌。雪白的方糖很快就融进了咖啡,只留下荡起涟漪的液面。太宰用把勺子放在杯壁轻轻敲了敲,原本要归于平静的咖啡又荡漾起了一圈圆环。他绅士地将咖啡递给你,你双手接过立刻喝了一口,果然没有了之前那般苦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甜蜜绽放在你的舌尖。

“谢谢…”你再此对他道谢,而他则摆摆手,暗中又向你进了一点距离。
“不如等下我送小姐回家?”
“哎?不,不用麻烦了。”
“能送这样美丽的小姐回家是我的荣幸。”你的婉言谢绝因他的一句话而没有继续下去,何况你对他本身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也就默认接受了他的提议。你又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迟钝。

“敢问先生的名字是…”
“太宰治。”他利落地回答了你的问题,正当你想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却说了另一句话。
“小姐,咖啡凉了就不好喝了哦。”他依旧微笑地看着你,你也没有对他的话产生任何怀疑,而是以比刚才要快的速度喝着咖啡,大约五分钟后已经能见了底。你拿出钱包站起身准备结账付钱却被他拦住。
“我已经帮小姐交钱了哟。”他这样说着,你觉得过意不去,掏出了钱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他拗不过你也只能接受。然后你就和他一起走到了外面。刚到店门口时你觉得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是他及时扶住了你,你刚想道谢却又感觉到浑身无力,但还是自己硬挺着走到了他的车上。刚坐上副驾驶便感到一阵燥热,看着一旁的太宰治竟有些过激的想法,此刻的你一出声便会是一阵喘息,你强撑着死活没有说话,但这也导致你无法告诉他你住所的位置。

“没关系,我知道小姐住在哪里。”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行为举止也像先前一样绅士。猛然察觉到不对劲的你转向一旁疯狂地砸窗却发现车子已经加速开到了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太宰治舔舔嘴唇,看着一脸惊恐的你平静的道出了话语。
“我啊,可是关注小姐很久了。今天好不容易将你带出来,又怎么会轻易放走呢。”
旋即他伸出手将你困在了他的怀里,看着眼含泪水的你表情更是凌虐,他轻轻地咬住了你的耳垂用牙齿慢慢厮磨着,就算再想逃离你也抵不过本能,只能任由他这样放肆。
“小姐真乖啊。这幅样子只许给我看哦。”
“其他人看到的话…”他腾出手摸出了一直藏在腰间的匕首,锋利的刀刃反射出凛冽寒光,你看到那刀片心中一紧,更是不敢出声。他看到你的反应微微一笑,说完了下半句。
“可就不知是什么下场了。”

中原中也.ver
最近下了夜班回家的路上,你总能感觉到有谁在盯着你看,那种瘆人的感觉让你后背发冷,所以你这几天都是在同事家暂住,没有一点回去的勇气,你有时也会跟同事们形容起那种感觉,他们却也只笑你是太敏感了。

“所以说,我说的是真的。”
“不可能,一定是你想多了。”某一天中午,你又在餐厅和他们争论起这件事,正当你想反驳时却又在一瞬间又了那种被人盯死的感觉,你头皮发麻,慢慢地转过身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有谁站在那,回过头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你深呼吸了一下安慰自己那是幻觉,下一秒同事的话又让你近乎崩溃。
“对了,我今晚家里要来人住下,你得回家了。”
“我可以打地铺!”你立马握紧拳头回答了她,过大声的话让客人们都回头看向了你这边,包括一个戴着帽子低着头的年轻男士。但你并未注意到,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又回过头和她继续商量着。
“我不会添麻烦的。”
“那也不行。”同事皱了皱眉看着你,接着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就一个晚上,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胆小啊。”这是她离开餐厅前最后一句话,你绝望地坐在原地。不断确认着刚才的话,随后抓起背包以最快速度跑到了单位请求领导换班,但被“换班就辞职”的理由打了回来。

辞职就辞职,命都没了要什么钱。你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却也不能真的对领导说出这番话,只能连连倒退回到了工作岗位。那一天堪称是你效率最高的一天,当你完成工作的时候,你紧张地瞟了一眼表,上面显示的时间不算太晚。你松了口气,换好衣服一路飞奔往家的方向跑去。回家的最后一段路程是一个小巷子,几年前路灯就已经坏了,也一直没人管,所以每逢夜晚你都是靠着月光走回的家。但今天爷不知道为什么,圆月被乌云遮盖不透一丝光芒,导致整个巷子都处在黑暗之中。你缩了缩脖子在巷口徘徊了半天。终是大吼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犹犹豫豫地迈出了第一步,然后又向前走了一段时间,再回头,外面的霓虹照耀已经看不到一点影子。你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眼见还有最后几十步就要到家,你猛然又感到了那种视线,你愣了愣,然后赶紧加速往前跑,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回来按在了墙上,你惊恐地抬起头但没发现周围没有人在。

“想跑?”凛冽的话语伴着鞋跟与地面相撞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终于,一个头戴帽子身着西装的男人站到了你面前,你看到他的出现并未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中也先生,这么多天是你一直跟着我?”你笑了笑,同时暗自想着怎么从他的异能力中脱逃。

“都察觉到了还装什么?”他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一个箭步上到你面前,左手一下掐住了你的脖子让你感到了窒息,眼前的世界变得有些模糊,但你看他的眼神依旧没有变化。

“逃走没有好下场,你知道吧。”他松开了你的脖子,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了青紫的痕迹,喉部的不适让你剧烈地咳嗽起来力气全无,也就更不可能脱离他的控制。
“我看上的人,不可能离开我的视线。”他回过身捏起你的脸,另一只手撕碎了你的裙子。

“你疯了吗!这是在大街上!”你急忙用手护住了被撕开的部分,但他依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反而愈发猛烈。听到你的话,他冷笑一声掏出了手枪在你面前晃了晃。你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能放软了语气恳求。
“我随你处置,别杀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港口黑手党的刽子手有资格说这个?”
“不,前刽子手。”
他嘲讽地笑意加深,已经将你的大部分衣服撕碎,只留下了几块足以遮羞的布料。你绝望地闭上眼,似是在逃避他所说的话。
“不想听?也好,做的时候不需要说话。”
“中原中也!”你终于忍不住爆发喊出了他的名字,眼角的泪水不断从你脸颊滑落。他故作怜爱地伸出手抹去了你的眼泪,皮质手套的触感让你忍不住颤抖。
“接下来就是要让你记住。”
“永远不要逃开我,否则会悔恨莫及。”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