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文豪野犬乙女向】分手(太宰×你)

  真!的!不!是!刀!
@Glory and Gore 小天使点的分手!不知道哪种分手就默默地码了篇糖
恩……应该……实在不行我再码一篇xx

细细密密的光亮从四周传来进入视线,你隐约感觉到了那些亮色,睁大眼睛想确认光源的所在位置,却终究是徒劳无功。你叹了口气,顺手抓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熟练地披在身上,右手伸向前方,摸到一个两边凸起中间凹陷的物体轻轻一甩将它带上。缓缓移动到门口拿到立在墙边的拐杖出了门。
你一路靠着拐杖探路摸索,小心翼翼地走在人流中,直至听到熟悉的铃铛声才停下脚步。原本不长的路被你走出了两倍的时间,不过你出来的早,完全不用担心迟到的问题。你把拐杖交给店员让他帮忙藏起,自己缓缓走到那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阳光顺着窗户照进,但却被深色的镜片阻挡在外,你看不到任何东西,一切都只能凭着直觉。

你闻到不远处幽幽传来了拿铁的浓郁醇香,让你的回忆不禁随之涌现。你第一次和太宰相遇就是这里,那时候的你曾以为,和他在一起就是理所当然的。直到你遇上不幸双目失明才发现那只是一个不会实现的妄想,这样的你配不上他。长痛不如短痛,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你哭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咬牙和太宰约在这里准备提出分手。
“小姐?”太宰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你的回忆。
“坐。”你强壮镇定地点了点头,辨别出声音是从上方传来便随口说了一句要他坐下。你听到对面沙发轻轻凹下去传来的声音便知道他正和你面对面,虽然你看不到他,但你仍能根据印象想象出此刻他的样子。阳光一定落在他身上,把脸庞轮廓勾勒得更加清晰,暗红色的眸子带着快要溢出的温柔含笑看着你,若是在以前,你一定会深陷其中,但可惜此刻你已经看不到了,并且也永远不会再看到。
“说起来小姐为什么要带墨镜呢,还是摘下来吧。”他似乎伸出了手,你感到墨镜被人碰了一下立马转头让他不能在摸到。
“太宰……”你声音颤抖着喊出他的名字,纤指篡紧裙摆,深吸一口气将决定说出。
“我们分手吧。”

短短五个字却是用尽了你全部的勇气和力气。太宰没有说话,你猜他一定是被你的举动弄懵了,但你必须马上离开,生怕下一秒的自己会因反悔而哭出声。你咬紧嘴唇,起身正想走,却在经过太宰身旁时被强有力地拉回一个熟悉的怀抱。
“……放开”
“不放。”他似乎是在笑着,拥着你的手臂越收越紧。你尴尬地把头埋在他胸前,脸颊染上一丝红晕,但还是没有放弃脱离他的怀抱。

“我早料到小姐会这么说了,”左手被他捉住,无名指上好像被套进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感觉顺着皮肤传来,直到最里处似是被圈紧,你才意识到那是一枚钻戒。
“我可是有备而来的。”句尾上扬的语调表明了他的心情。这次不知所措的人是你。趁你发愣,太宰摘下了你的墨镜放到一边,察觉到伪装被拆穿事情败露的你慌张的抬手想拿回墨镜却被太宰制止。明亮的光线再次直冲视线,但在你眼里仍是漆黑一片。

“我早就知道的,”他看到你黯淡无光的眸子茫然地盯着他自是心疼。但你却想不明白他是什么时候知道你失明这件事的,难道刚刚自己暴露了吗?
“身为小姐的男朋友,这种事都不知道岂不太失职?”他挂了挂你的鼻子,语气中满是宠溺。
“以后,我就是小姐的眼睛。”
你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声,轻轻地点了点头。

评论(1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