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戴亚】八月最后一天的传说

整件事的起源,开始于厄休拉老师的一句话
“在八月的最后一天,新月学园会有妖怪出现哦。”某一次上课的时候,厄休拉老师无意间透露出了这么一条消息。原本坐在位子上昏昏欲睡的墩子灵敏地捕捉到了这句话,她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十分激动地想询问是一个怎样的妖怪,但却由于下课的缘故没了后文。事后亚可再去找厄休拉老师时,老师本人都已经不记得这件事。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亚可牢牢地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作为一个天生就爱冒险却毫无细心可言的人,在查资料这一方面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戴安娜,然而当亚可满心欢喜的找到戴安娜时,这位美少女万事通不出意外的拒绝了她的请求。

“学生的本分就是学习,亚可,你很缺乏这方面的认识。”戴安娜看着面前双眼放光的亚可,冷冷地将她的请求驳回。亚可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泄气的皮球般没了精神慢慢地往回走着。戴安娜看着亚可的背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最终,当亚可快走出去的时候,戴安娜还是出声叫住了她。
“真想去的话……资料我也不是不能找。”亚可一听到这话瞬间转过身飞奔回了原位置,又恢复了她之前生龙活虎的样子。戴安娜默默扶额感叹果然她刚刚是装出来的,但还是认了栽。她打开抽屉,从中拿起一沓厚厚的纸张,略显泛黄的边角无声诉说着它的年龄。戴安娜依照亚可的描述翻了很多页,在不断地查找之后确认了结果。
“八月最后一天的妖怪,会在新月学园夜晚的广场中央出现。”戴安娜指着上面的文字小声地念着,亚可站在一旁认真地将这些记在了脑子里。
“但是很少人见到……会很幸福”戴安娜的下一句话让亚可愣住了神,她凑上前去看却发现中间的字像被什么抹去了一样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于是她自信地认为这是观赏者运气的问题,然而她坚信自己的运气要比常人好上很多倍,一定能看到。
“会很幸福哦!戴安娜也一起去吧!”亚可拉住戴安娜的手一脸兴奋地看着她,戴安娜扭过头轻抽出了手开口拒绝了亚可。
“我是不会去的。”

果然被拒绝了啊……亚可一边往寝室走,一边默默想着,当她到达门口时,看了看门后的日历,还剩三天就是八月的最后一天。
刚刚的沮丧感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她无法压抑的激动和期待,终于在无尽的煎熬中,亚可所盼望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刻有十字的蓝月如平日高悬于墨色天穹洒下清冷光辉,沐浴于月光下的塔型建筑染上朦胧色彩,顺着弯曲的塔身静静流下最终落到地面慢慢扩散。远远望去宛如波光粼粼的湖面。倏地,有谁一蹦一跳溅起了层层涟漪,她额前的刘海也随之掀开又落下。头戴魔法帽的女孩迈着轻快的步伐从自己的宿舍中偷偷溜出来到了走廊外,她手里紧握着一根形似树干的法杖,不时地东瞧瞧西望望以确保自己没有被人捉住的风险。

当她确认四周环境安全之后又大胆地向前前进。亚可满心欢喜地朝广场中央的方向跑去,不断在脑海中幻想着妖怪的样子,终于她停在广场中央。亚可气喘吁吁地停下,看着空无一物被月光照亮的场地,举起手中的法杖伸到前方,轻声念出了咒语。然而,魔杖顶端只是有了点亮又很快隐没在黑夜中不再出现。亚可看着那一点亮有了信心,声音又大了一点,可是光亮的程度并没有变,依旧像燃着过后的火星,噼里啪啦地没了踪影。她不甘信地继续喊了几次,可每一次都是原地踏步没有进展。终于最后一次,她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准备喉出来的时候,突然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的身影让她张开的嘴没有来得及合上。

“戴安娜!你怎么来了?”
戴安娜手拿魔杖慢慢走到了亚可身边,她看着亚可的目光既有愤怒也夹杂着些许无奈。她捂住亚可的嘴,让她不要喊出声。当然她也免不了训斥亚可一顿。
“我怕你给学校添乱,放心不下过来看一眼。果然你还是在胡闹……”她正说着,突然前面出现了巨大的光亮,晃得两人睁不开眼。戴安娜下意识地抱住亚可将她护在身后。直到那道光芒慢慢减弱,两人才能睁眼。一只拥有巨大鹿角的白鹿映入眼帘。它的身旁散发出盈盈星光。白鹿看着相拥的两人,踏了一下脚,两个贝壳型的物品飘到了她们面前。
亚可率先反应过来伸手接住,她将贝壳放到耳边,听到的却不是海浪的声音,而是一句“我喜欢你”,戴安娜接住贝壳放到耳边,听到了同样的话。
只不过,一个是亚可的声音,一个是戴安娜的声音。

那一页被擦掉的话是“只有有情人一起来到这里,才能够看到妖怪。”
两人都会很幸福。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