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雷卡】做值日这事儿还真得非他不可

学院pa,圆自己一个写雷卡的梦
大晚上的放飞自我思维可能有点混乱,又错误还请务必指出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如约而至的打响。悠长的铃声回荡在校园,让原本滔滔不绝的老师停下了讲课的声音,他推了推眼睛,在学生们满是期待的目光中,毫无感情的说出“放学”以后就转身走出了教室。
就在所有人都欢呼雀跃起来活动筋骨的时候,老师又一脚踏回到班里,看着小黑板上贴的值日表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了句“今天是雷狮小组做值日”就又抱着书离开了。

这次传来了一阵唉声叹气的声音。

要说这叹气并非为了做值日而叹,而是因为做值日的人而叹。雷狮这个名字,在学校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出了名的翘课惯犯,除非他自己想出来,任你去哪儿,就算把学校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却能躲到所有人都找不到,不少人都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没有人有胆量去问,因为雷狮这个人打架也很厉害,一个人端锅仨不成问题,导致跟他打过的人和他见了面都要低头哈腰,顺便把手里买好的烤串递过去,再加上一句恭恭敬敬的“雷狮老大”才算完。

大概是雷狮的作风影响到了他小组的成员,一个几乎不动脑子的佩利,一个满是鬼点子的帕罗斯,再加一个雷狮,这三个人在一块就不会有做值日的可能,班里因为这个原因扣掉的分不再少数,而老师和同学们从刚开始的敢怒不敢言再到习以为常再到现在的“为了不扣分谁有时间谁帮着做”,可以说是经历了一个不算长的过程,毕竟这班里没有一个人打得过雷狮是铁打的事实。

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雷狮小组那几个空位置上,他们几个人不知道翘课到哪儿去了,估计这次也要大家齐心协力一起保住保洁的分数。紫堂思索了一下,习惯性的走去班门旁边要拿扫帚扫地,结果刚走没几步便被人拍肩,紫堂吓了一跳,回头发现那人是凯莉。

“今天过来查值日的是卡米尔,雷狮会做的。”

凯里嘴里还含着棒棒糖,说的话有点不清楚,但那双眼睛里透露出的狡黠却让紫堂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立马点了点头回去收拾书包去了。而班里剩下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也都齐呼“万岁”然后拿着书包一路飞奔而去,很快班里的人便都走光了,只留下那三个颜色怪异的书包立在座椅上。

卡米尔能管住雷狮这事儿是从老早之前的一次做值日体现出来的,彼时同学们都还在愁眉苦脸地给雷狮做值日,但下一秒雷狮却出现在了班门口,并且破天荒得让所有做值日的人回了家。他自己把所有活都揽了下来,还做得倍儿干净。后来有人好奇打听了一下是谁有这个气魄震得住雷狮,千打听万打听才知道是个叫“卡米尔”的学弟。从此,同学们便从各处开始收集小道消息,只要卡米尔查,他们就走,虽然没人知道原因,不过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

雷狮回来看到这样的景象并没有惊讶,反而露出了有些兴奋的表情,他看了看后墙上挂的钟表,分针不偏不倚地指在“4”上,距离卡米尔来检查还有十五分钟,这是一个对旁人来说有些短但对他来讲比较长的时间。雷狮顺手抄起一旁的扫帚就开始扫,又吩咐帕罗斯和佩利一个擦黑板讲桌和窗台,一个墩地换水倒垃圾,不过十分钟就把整间教室给打扫完了,雷狮望着自己的成品满意地点了点头,让帕罗斯和佩利他们先回家,自己一个人守在这儿就可以。两个深知内情的人边点头边离开了教室。

“16:11”
雷狮对了一下表便往楼梯口走,他在上楼的地方站定,果不其然,他刚一过去,卡米尔就已经准备从楼下上去。他拉了拉帽檐,一步一步迈上楼梯,雷狮也不急,等他到了再拉起他的手一块走向了班里。卡米尔空出来的手下意识地去往上拉围巾,虽说作为同居已久的人拉个手并不算什么,但这毕竟是在学校,说不注意一点都是不可能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雷狮便拉着卡米尔走到了班门口,他一手牵着卡米尔,一手指进班里,说“这是不是你查到过最好的值日。” 卡米尔轻松开雷狮的手走进班里查看,发现真的是一尘不染犹如新屋,黑板是最纯正的,没有任何印记的墨绿色,地面反着光,阳光直直地照射进窗台,没有被纷飞的灰尘扰乱。卡米尔默默地在评分栏上写上了“5”,雷狮凑到他身边看到分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在自己的弟弟面前保持一个可靠的形象始终是他的目标,这一形象渗透在各个角落,就连做值日上也不意外。

当然,逃课和打架除外。

“大哥,你是不是只有我查的时候才做值日?”卡米尔不止一次听到同学和他抱怨,说雷狮是如何不配合他们的检查,如何欺负他们,虽然能被差别对待让卡米尔有一种很奇妙的骄傲感,但出于形式,他还是要问一问。
沉稳的声音传进雷狮的耳中,他想了想,一点没有反驳的说了句“是啊”,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卡米尔转过头,看到逆光而站表情自信的雷狮,那在他的心里完完全全就是王者的样子。
是他的王者。

卡米尔轻咳了一声,想说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他本想劝雷狮平常也好好做值日,不过这样一看来,似乎是没有可能了。

“怎么了吗?”
“不,大哥,没什么。”

卡米尔瞟了一眼小黑板上贴的值日表,偷偷记下了雷狮值日的时间,并且回去依据这个时间调换了自己工作的时间。

据说那以后雷狮再没没有了不做值日的时候。

评论(8)
热度(6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