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雷卡】酒后吐真言

祝自己期末顺利x总算码完这个了……
是,日常向……是个什么pa我也不知道x

昏暗灯光照明着不算小的包间。最前方的显示器上还放着演唱会上全场尖叫的影像,强劲的音浪顺着音响传出,加之旁人的高声喧哗,可以称之为噪音的声音令卡米尔不得不捂住了耳朵,他抬头看了一眼正和别人聊到兴起处的雷狮,决定还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多待一会儿在去到雷狮身边。

卡米尔几乎不会来KTV这种地方,偶尔几次来一定是因为雷狮。比如今天,雷狮在和隔壁高校的篮球赛上上演了一场绝地反杀,把分数从不利的境地拉到了绝对的优势位置上。就在裁判吹响哨子的那一刻,篮球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入了网中,宣告了最终结果。所有加油呐喊的人都在那一瞬间冲到了雷狮身边,给他们的王送去了发自内心的称赞。而卡米尔只是带着不自觉露出的笑意,安静地坐在树荫下看着不远处的景象。雷狮被围在人群中央,无心应和着道谢,眼神看向周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当他看到坐在那里的卡米尔时,不加犹豫地走了过去。卡米尔看到走进的雷狮,刚想开口道贺却被雷狮一把拉起。
“今晚去KTV。”


卡米尔很快就知道这一定是刚才雷狮和他们在那边商讨出来的庆祝方式。他虽然不是很赞同雷狮去那种地方,不过雷狮说话时的语调明显是上扬的,那他也不在说什么了。

谁让大哥高兴呢,去就去吧。卡米尔这么想着。


刚开始雷狮是坐在卡米尔旁边的,他想着还在卡米尔面前,总要收敛一点。但后来邀酒的人太多,就算杯子不大,一杯一杯下去也足以将雷狮的性情激起,卡米尔也看出了雷狮有点急不可耐,而且雷狮也没必要在一个最了解自己的人面前藏着掖着,于是卡米尔往旁边挪了挪,雷狮便站起了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地把话说出了口。
“大哥去吧。”
“我马上回来。”
只是几分钟而已,没什么问题。卡米尔这么想着。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情况。


曲风在摇滚乐和流行乐之间不停地进行着切换,灯光转了许久却仍是那几个色调。卡米尔坐在一处光线微弱的角落看着周围喧嚣的人群,他自己在其中还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卡米尔暗自叹了一口气,刚准备去劝雷狮就听到自己被点了名。

“哎,今天是不是还有人没给老大敬酒啊?”佩利扫视了下两旁,和记忆中不符的人数令他皱起了眉。帕洛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卡米尔,幽幽地开了口
“是卡米尔吧。”


雷狮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便露出了玩味地表情,他知道卡米尔一定听见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卡米尔愣了愣,他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酒杯,发现还是空的便拧开酒瓶把里面倒满,随后端着酒杯走到雷狮身边。深色液体随着他的停顿荡起一圈涟漪又逐渐平静,正如此刻雷狮看向卡米尔的目光。兴奋的光亮从他眼底闪过又很快消失不见。


卡米尔举起酒杯和雷狮手里的碰了一下,把白天没来得及说出的话说了出来。
“恭喜大哥。”
“谢谢。”雷狮眼角带着浅浅笑意,看着卡米尔一头闷地把酒喝了下去。或许他真的不太适合这里,刚一杯脸上就映出了点淡淡的红色,但神色仍是平静地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不出真醉假醉。


“对了,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大家都喝酒了玩出来的比较刺激嘛。”不知是谁提出来的一个建议,其余的人都开始跟着起哄,直到雷狮有意轻咳才停下,人们都回过头,等着雷狮的意思。雷狮挑了挑眉,然后点了下头。
“玩呗。”他带笑做出了回答。

于是周围的人都赶紧围坐成了一圈,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变已经被挤得和雷狮坐在了一块。他看着雷狮,感觉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有种不知名的情绪,但他却也实在猜不透是什么,索性不再去猜,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游戏上。


玩法是很传统的击鼓传花,由一人蒙眼喊停,输了的人可以选择真心话或大冒险,然后再由他蒙眼继续,传的东西是用来唱歌的话筒,也可以防止有人有摔东西耍赖作弊的举动。雷狮似乎很满意这个玩法,他拍拍手,示意先从他这边传,帕洛斯把话筒递了过去,又决定先让佩利来喊停,第一轮才算开始。


雷狮坐在卡米尔右边,雷狮却刻意没有给卡米尔,而是从他的另一侧开始传。众人都沉浸在紧张的氛围里,不时会传来几声大呼小叫,人们都在不安和期待着那一个字被说出口,终于在传到半圈时,佩利大声地喊出了停。他睁开眼,发现拿到话筒的人是雷德,便没好气地开了口
“你选什么?”

“大冒险。”雷德一笑,似乎已经猜到了对方要说什么。

“好!让你们那个金毛的家伙和我打一架!”

“哟哟哟,这可就是你大冒险而不是我大冒险了。”话里的火药味愈加浓烈,两个人互怼起来又要没完。帕洛斯见情况不对连忙拉住了佩利,而祖玛则是给了雷德一个拳头,双方这才安静下来。雷狮啧啧了两声,大概意思是赶紧开始下一轮不要浪费时间,但游戏的后几轮却无非都是“你吃不吃青椒”或者“唱一首羞耻的歌”这样无聊的问题,雷狮不禁打了几个哈欠,再看看身旁的卡米尔早已有了困意。连行动都慢了几分,于是这一次刚好停在了他身上。


蒙眼的人是紫堂,当他看到握着话筒的人是卡米尔时,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轻声试探道:“卡米尔,你……”
“真心话。”完全遵循着不想惹事,尤其是不想给雷狮惹事的原则做出的选择。

“那,那卡米尔你喜欢谁呢?”不知所措地紫堂问出了一个他唯一能想到的,被问烂的问题,然而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被谁打量着,那种像是盯紧猎物般的感觉让他有点害怕,再一看,那种目光来自卡米尔旁边的雷狮。

“……”因酒精而变得迟钝的大脑在听到问题后下意识地就要将答案说出口,但当他看到座位上的白色头带时,仅存的理智就把那两个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字断绝在了心里。
他喜欢雷狮

但他不能喜欢雷狮

于是卡米尔自作聪明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说“没有”。

雷狮原本看着紫堂的视线转移到了卡米尔身上,他的目光自上而下把卡米尔整个人都看了一遍,但最终也没看出为什么他聪明的堂弟要愚蠢地停下一会儿再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他猜的对的话,答案只可能是一个。


“我去带卡米尔醒醒酒。”雷狮说着拉起一旁尚在迷茫中的卡米尔离了席。卡米尔脚底像是踩着棉花,每一步都没有实感,整个人可以说是靠在雷狮身上。雷狮啧了一声,一出门就把卡米尔抵在他和墙之间,两人间的距离不过咫尺。

“唔……”楼道里倏然增强的光线让卡米尔不适地眯起了眼,他揉了几下,才看清眼前的人是雷狮。他盯着雷狮看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大哥。”

“你刚才想说谁?”雷狮凑近了一些,两人都嗅到了彼此身上的酒气,这东西真是太好用,但一杯的量显然不足以让人跨过那道擅自定义下来的屏障。

“没有谁。”那样敏感的问题,即使答案在此刻已经清晰如此,却还是不能让卡米尔彻底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雷狮把头埋进了卡米尔的脖颈间,那里残留着一点蛋糕的香甜,应该是等他的时候吃的,给那个时候他刻意没有回去而自责的心理带来了些许安慰。

“……您。”或许是因为到了夜晚,所有的东西都变得躁动,包括卡米尔的心跳,既然喜欢上的时候都能不顾身份年龄和性别,那承认的时候干嘛又要扭扭捏捏的呢。
他也想试一次雷狮的无所拘束,那这一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答案不对哦,卡米尔。”雷狮牵起他的左手放到了自己的心口,即使隔着衣料,卡米尔似乎也能感觉到,那颗心脏正在强有力的跳动着。

“是雷狮。”他笑得骄傲,亦如卡米尔喜欢上他时的模样。

评论(3)
热度(99)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