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雷卡】什么游戏登录送雷狮(01)

校园魔幻,是(目前没想好)卡×守护者雷(为什么我会写这种东西)
自带避雷针
开头迷之卡金
但它真的是雷卡
相信我
格瑞后期会很重要(还有后面吗)

01
“哎,你昨天那局打的是真的猛,说说怎么练的啊?”“独家秘笈,想学交钱哎。”“切,卖关子,我又不是学不会。”哎,你还真就学不会……”

卡米尔推开班门进到班里的时候,同学们正三两成群的在一起聊着天。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传入进他的耳朵,他权当没有听到,直接绕开人群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书包开始整理今天需要用到的书本。

“早上好啊卡米尔!你玩那个游戏了吗?”坐在他前面的男孩转过头,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卡米尔听到爽朗的少年音从书包中抬起了头,看到金正带着笑意看向他。少年的金色短发在清晨的阳光下更显耀眼,加之璀璨的笑容,似乎给这个冬日添了一丝温暖,连周围的温度都向上提了几分。

卡米尔轻咳了一声,随后才出声回答
“早上好,金,我并没有玩那个游戏。”

说完,他就又低下了头开始找上课要用的物品。金听到卡米尔说没有玩,先是低落,然后又皱眉想了一会儿,过了几秒,他又变得兴奋起来。

“我跟你说,这个游戏超好玩的!虽然题材是普通的打怪升级,但是玩法很多的!你可以试试看!而且还可以……”
说到这儿,金的声音嘎然而止。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用手捂住了嘴,另一只手伸出来招过卡米尔让他凑近自己。卡米尔余光撇到他的小动作,稍稍往前探了身。金在卡米尔耳边,用气声说出了那句说到一半的话。
“而且还可以拉进和同学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卡米尔听到这句话愣了愣,然后用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是的,卡米尔是一个不久前才来到这所学校的转校生。事实上由于父母工作经常调动的原因,他的身份比起“学生”,“转校生”更加贴切。对于他来讲,换地方上学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加上不太爱说话,和同学间不会有交际是很正常。从小学转到初中,他都是一个人默默地在角落里,没想过会有什么朋友。只是到了高中,他遇到了金。这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一直坚持不懈的和他说话聊天,终于成为了卡米尔第一个字典定义上的“朋友”。但是对其他人,他依旧没有怎么交流过,所以到现在为止,他和除了金的人都只是点头之交,没有更多故事。

正当金想要继续和卡米尔介绍这款游戏的时候,上课铃不合时宜的在班里打响,班主任高跟鞋根踏在地面上的声音也一点点逼近。金无奈地吐了吐舌头,悄悄说了句下课再聊就转过了身。卡米尔坐回到椅子上,打开课本开始跟着老师上课。

虽说是下课再聊,但是高中的课程繁忙让两人一直都没有抽出身。直到中午才会有个空闲。当然,吃饭排队的时间也必须要算在内,学校的人数之多可以从打饭窗口一直排到食堂的门口。
但如果能早抢到就是另说了。

卡米尔以前总是一个人,没有什么竞争意识,一直处在有什么吃什么的状态。但是认识了金以后,他才知道原来吃饭也可以和考试时的校排名一样激烈。

卡米尔第一次吃到照烧鸡腿饭就是在金的带领下抢到的。早在下课前几分钟的时候,金就紧张地盯着腕表上的分针,老师仍在讲台上滔滔不绝,但是金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下课铃打响的一瞬间,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金一伸手拉起了后排的卡米尔几个大跨步就到了班门口,随后深吸一口气一个箭步就往外冲,甩了后面蜂拥的人群一大截。

卡米尔回过头看着浩浩荡荡向这边来的大部队,听着那些落在地上急切凌乱的脚步声,再看自己和金前面没有阻挡的楼道,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和冲锋上战场一样,自己和金就是最前面的领路人,显得无比英勇。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卡米尔第一次露出了微笑——当然只有很短的时间,很快地,他又恢复了平常波澜不惊的表情。

现如今,他对抢饭的技能掌握得炉火纯青,本身卡米尔的学习能力就强,加上金的几次言传身教,如今两个人已经有了默契,卡米尔一敲金的凳子,金就会把腿往桌子外面移。卡米尔也绷紧神经,只等下课打响,然后接下来,这两个人就会以冲刺1000米的速度跑向食堂。

今天最快跑到食堂的依旧是他们两个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里面还只有几个盛饭的叔叔阿姨,和被中午阳光照得反出光的,码放整齐的桌椅。金迫不及待地率先去到了盛面条的窗口,点餐刷饭卡拿筷子动作流利一气呵成,在卡米尔还纠结吃什么的时候,金已经端着一碗牛肉面坐到位子上开吃了。
刚做好的面条尚冒着热气,带着诱人的鲜香味道在空中飘散,又萦绕在卡米尔鼻尖。他一个心动,走到金刚刚去到的窗口从校服兜里掏出了饭卡刷在了机器上。
“一碗牛肉面,谢谢。”
就当卡米尔端着面坐到金身边的时候,从门口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几个学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各个窗口前就开始排起了队,食堂里也变得热闹了起来,学生们各自拿着午餐找到位置坐下边吃边聊,当然,金和卡米尔这边也不例外。

“对了,接着说,这个游戏和别的不一样,进去之后它会先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判断出你适合什么职业。”金用筷子夹起几根面条吸到嘴里嚼了嚼,然后继续了早上的话题。刚刚飞溅出的汤汁沾到了金的嘴边,卡米尔无奈地从一旁的餐巾纸盒中抽出一张递给了他。金嘿嘿一笑,接过纸巾草草擦了几下便又开始吃面。

“它问的都是什么样的问题?”卡米尔低声发问道,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职业应该是玩家一开始根据爱好自由选择的,只通过几道题来判断是否合适,实在有点草率。

“嗯……问题是随机的啦,会问到什么我也不知道,都是一些兴趣爱好之类的,总之绝不是数学那种让人崩溃的题……呀!”卡米尔正低头喝着汤,听到金惊叫一声猛地呛了一口,他重重地咳了几声,然后看向金,发现他正神情凝重地看着远方。
“怎么了?”
金僵硬地转过头,略带乞求地开口:“卡米尔……我的数学作业还没改错,回去借我用一下你的作业呗……”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的卡米尔在听到金的回答以后意料之中地叹了口气,在金渴求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有不懂的一定要弄明白。”
“好的!”在确定自己得救以后的金明显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般地瘫在了椅子上。只是不到一秒,他又弹了起来,目光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

卡米尔不解地顺着他的眼神寻过去,发现那是一个高二的学长。单看背影是高高瘦瘦的,发型看上去有些非主流。等到他转过头走向这边的时候,金小跑着到了他身边给了他一个大拥抱。
“格瑞!”金的声音引来了旁边人的注目。在尴尬了几秒之后,格瑞迅速拉着金离开了,只是走了没几步,又被金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卡米尔依稀记得在哪里听到过格瑞这个名字,直到金拉着格瑞过来又重新作了自我介绍,他才想起在哪听到过。
“你好,我是高二一班的格瑞,金的邻居。”
哦,卡米尔想起来了,这是一直蝉联年级第一的那个人。在学校表彰会上曾有过一面之缘。
“你好,我是卡米尔,金的同学。”卡米尔的介绍同格瑞的一样简单,倒是苦了金没有意识到这两个人都不爱说话。
“嗯,大家互相认识一下也算多交了朋友嘛,哈哈哈,是吧……”

卡米尔和格瑞面面相觑,毫无反应。

在沉默的进餐了一会儿后,格瑞终于开口打破了这种氛围。
“以后不要叫那么大声,知道吗?”
“那还不是因为太久没见格瑞了!”金憋着嘴有些委屈的发表了意见。
“太久没见……格瑞学长去别的地方了吗?”

卡米尔无视了金的话出声询问,他看到格瑞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下的不自然,但又很快隐藏了过去,正当格瑞准备回答的时候,一旁的金却抢了先手。

“是啊是啊!格瑞去了欧洲游学,很厉害的!”
“是学校组织的,只去了法国一个国家。”
卡米尔默默感叹着此人的见多识广,也有些期待将来若是自己到了高二是否也能有这样的活动,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再转走。

这一中午,卡米尔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话匣子,和格瑞聊起了一些自己疑惑许久的学习上的问题,而格瑞也在很耐心的解答,金则是坐在一旁不时点点头表示认同。
“果然学霸之间是有共鸣的!”
这是金总结出的结论。

下午过得很往日一样平凡,卡米尔一丝不苟地记着老师所讲的知识点,在每一课结束之后都会记下接下来要讲的部分回家预习。很快就到了一天校园生活结束的时刻。

当最后一声下课铃悠悠打响时,同学们都开始不紧不慢地收拾书包,边聊边笑着走出了教室。金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把凳子推进桌子里,转身等着卡米尔收拾好书包,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教室。在分别路口,金还不忘喊上一句“要去玩游戏”让卡米尔哭笑不得,只得应了一声好。

卡米尔踏着路灯投下的影子,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风不断地刮过脸颊和手指带来一阵寒意,卡米尔紧了紧围巾和帽子,又把手插进兜里。他边走边看向周围。

宽大的道路上一辆辆汽车飞驰而过,沿街的店铺都打开了灯光,五颜六色的照出了不少色彩。行人们或许行色匆匆,或许眼角带笑,都带着不同的感情穿梭在人流如织的街道。路边放的音乐有浪漫的,也有伤感的,或许对应了他们的心情也说不定。

卡米尔此刻倒是没有什么心情,他只想着回家要做作业,复习,预习,还有晚上做什么吃。

还有金说过的游戏。

就连他自己都很意外居然将这一项划入了日程,但去尝试下新鲜事物总没坏处。在卡米尔想着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家。钥匙拧开家门发出声响,打开后屋子里是漆黑一片。

卡米尔摸到墙上的摁纽摁下开关,橘黄色的光亮瞬间充斥了客厅,卡米尔关上门,换上屋内唯一一双拖鞋走了进去。父母工作的地方离这里比较远,因此这间房子的常驻客也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进到卧室但没有开灯,只借着外部迷蒙的光看着桌子上几乎没怎么用过的电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走到一旁,食指摁下了开机键。

电脑开机的声音顺着音响传出,电脑屏幕成为了这间屋子的唯一光源,蓝色的亮投在墙上,立刻呈现出一个规则的光影。

卡米尔打开游览器,搜索了下金他们所说的游戏,发现这款游戏的评分相当高,评价也很不错,便没有了什么顾虑,一个鼠标点开了游戏,过场动画是一片类似雨林的地方,墨绿色的粗壮树干,上面生了青苔,还盛开着几朵粉色的小花。卡米尔没什么情趣来看这个,只想进入游戏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样的。

“欢迎您,尊敬的冒险家,此刻您已进入我们的世界,接下来,即将开始您的征程。”屏幕上浮现的一行小字很有格调,只是下方闪烁的“单击任意处开始”有些毁氛围。

卡米尔看了目前画面里能看到的地方。躺在沙滩上的船舵,插进沙滩的剑和在被打开宝箱里的金色王冠,卡米尔原本想随便单击一处了事,却鬼使神差般地点了那个船舵所在的位置。

算了,点哪不一样呢,卡米尔想。

紧接着,画面转到了一处热闹的小城镇,右下角的位置出现了一些标志,那是玩家查看个人信息的地方。再然后是玩法教学,只不过时间实在有些漫长,但又没有办法跳过不看。终于,在卡米尔不耐烦的边缘,出现了一个问题。

“你是随便选的位置单击吗?”
“是”                  “不是”               “不清楚”

正常来讲这个时候只有选择前两种的可能,但此刻的卡米尔,却又鬼使神差般点了第三个选项。
“恭喜,您已成功完成新手教学,完成礼以发送至您的邮箱,请注意查收,祝您游戏愉快。”

卡米尔有些不敢置信的点下了关闭键,传说中的问题也并没有等到,如果硬说有,那就只有那最后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三颗星,卡米尔默默地在心里给这个游戏做出了评价。

他点开了位于最侧的背包图案,上面正有显示未接受消息的红点。卡米尔看了看送的东西,一条红围巾,一件灰绿交杂的战斗服,一双鞋子,还有一只……紫色的猫?

卡米尔点开猫,上面却显示它即将逃跑,这倒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只得点着那只猫一路追踪,最后去商店花了第一笔钱——为了捉猫而买的袋子。
终于,耗费精力把猫捉住,卡米尔这才想起来忘记查看自己的职业。于是他点开个人信息,又发生了第二个意料之外的事。

系统给定他的职业是海盗。

…………

海盗养猫?
这是卡米尔心里第一个想法。

TBC

评论(2)
热度(7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