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雷卡】囚(上)

现代设,(目前来看是)罪犯雷×警察卡,这是一个源于脑洞的故事。

————————————分隔线———————————

天色昏暗,华灯初上。原本冷清的街道再此刻却变得异常喧闹。许是因为周五这个特殊的时段,街边的店铺从不温不火的营销状态变为了此刻门庭若市的情形,从人们手里拿着的各色手提袋加之脸上愉悦的表情,不难看出它的生意兴隆,更不难看出人们对短暂的放松休闲有多么渴求。

不仅两旁的道路人流如织,就连马路上也是前后两车之间只有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大多数车主都是带上家人一起去郊外享受假期。但是被夹在车流之中的卡米尔并没有那种心思——或者说因为他的工作性质,导致他要被迫接受几乎全年无休的事实。

所以,在面对由于放假所带来的交通堵塞时,他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然后坐在车里打开广播,一面无心听着广播里的消息,一面望向窗外看着寸步难行的马路,等到有走的迹象的时候再轻踩下油门跟上前面的长队。

“明天早上将会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很适合全家一起出游,但到了傍晚,天公不作美,全省范围內会有小雨,局部地区会有中雨……”
甜美轻柔的女声带着专业的播音腔从音响中传出,卡米尔稍微听了几句,只知道了明天如果出任务要带伞,并未觉出其他。

正当他想去伸出手换个台听的时候,大衣外套的侧兜突然传来了振动的嗡嗡声。他顺时针拧过音量旋钮,音响中的声音便立刻消失。卡米尔左手食指调着广播,右手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把它放到了耳边,低声开口
“安队?”
“卡米尔,通缉犯的行踪有着落了。”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安迷修沉稳的声音,虽然是一如既往的语调,但从尾音上扬中也不免能听出一丝兴奋。

毕竟,这可是一个让他们耗费心力寻找了整整三年的罪犯。

听到这个消息,卡米尔原本平静的眸子忽然闪过一丝光亮。要知道,他为了这一刻也等待了很久。
卡米尔顿了顿,随即追问道
“那他现在在哪?”
“啊,你等一下,”
安迷修看向一旁坐在电脑前的格瑞,格瑞敲下键盘,调出一张全市的地图,并把用红圈画出的位置用鼠标指给安迷修。安迷修凑过去,对着位置给卡米尔念了出来。
“是我们市的西边……那是郊区,最适合藏他这种人。”

卡米尔抬眼看了看路上的状况,已经不似刚才那样过分拥堵,是能正常开的范围。他心一定,出口的话语直接了断
“我现在就在去市郊区的路上,我过去。”

安迷修有些被卡米尔的决定吓到,他原本还想多叫几个人一起,但也怕打草惊蛇,更何况,他也信得过卡米尔的能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应允了他的要求。
“我一会儿把具体地址发到你手机上,等会也会有同事过去支援你,不要勉强乱来。”
卡米尔看向远方,嘴角难得的勾起。
“谨遵上级指示。”

“等他回来要不要给他发一个特级奖?”
凯莉单手撑扶着桌面,另一只手拿着棒棒糖,朝一旁的安迷修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嘴角还带有一种意味不明的笑容。
安迷修思考了一会儿,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格瑞默不作声的把全市地图切换成了通缉犯的资料,犯下的罪行加叠起来列了整整三行一排排的字密密麻麻,都在叙述着他该判何刑。凯莉凑过去看了一眼,啧啧了两声,随即做出了评价。
“真是他做的,那我们可就太有的忙了。”

“不是他做的,我们也有的忙。”格瑞喝了一口水,然后打开了郊区公路的监控探头,路灯照耀下的地段独显一种空旷之感。

凯莉把棒棒糖含进嘴里,一手拎起一个黑色背包,另一只手则伸向了还爬在桌子上打瞌睡一声未发过的金,五指揪住他的耳朵把他硬生生晃醒。

“嘶,疼疼疼!凯莉你干嘛!”
“快点,结束这个任务本小姐就可以去毛里求斯度假了。”凯莉松开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而安迷修则是尴尬地笑了笑,等着金一起才往外走。

在收到地址以后,卡米尔便一路向西,经过繁华路段没有控速以后一脚踩下了油门,银灰色的车身像是弓箭最前端的锋刃一样极速行驶在公路上,两旁的护栏串联成为了一面网墙。几十分钟过后,卡米尔已经离市区愈来愈远,周围的建筑物也从高楼逐渐降低为了平房。

卡米尔的额头渗出了些许汗珠,嘴唇也有些发干,更重要的是,从来的路上他就没有吃过饭,腹部传来的饥饿感让这个向来表情没有什么明显变化的人都带了些疲惫的神情。终于,卡米尔放缓了车速,准备就近找一家饭店凑活一下。他慢慢看过路边的小店,最终把车停在了一处吃家常菜的店门口。

他走下车,夜风便裹挟着凉意向他吹来。卡米尔紧了紧外衣便走进了店里。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不小不大的店面,桌椅整齐地码放着,看上去颇有几分温馨。

他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负责点菜的老板娘人很和蔼,让他随意点,菜都不贵。卡米尔拿着菜谱粗粗游览了一遍,在看到右下角的“红烧肉”时,右手指腹无意摩挲着这三个字。他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儿,然后点了一份。外加一盘拍黄瓜和一碗米饭。

老板娘爽快的收走菜单后,卡米尔抬起手扫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时针不偏不倚的指在“8”上,修长的分针则同一直一样坚守在最大的数字12上。卡米尔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连续驾驶很久了。那么追踪嫌犯的事按理来说也要停一停,等休息好了再说。

卡米尔思考的时候,服务员已经把菜端了上来。刚做好的红烧肉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排列好的肉块经光一打,一层红亮便被照了出来,看上去便令人食欲大增。卡米尔拿起筷子只尝了第一口,肥瘦相见的肉带着香咸的味道一起在唇齿间绽放,长时间驾驶带来的疲惫也一扫而空,他的精神终于难得放松了下来。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桌上的食物剩的也不是很多了。正当卡米尔放下筷子准备拿出钱包结账离开的时候,餐馆的门被猛地一下推开,寒冷的风灌了进来。卡米尔回过头,看到来者后整个人都怔住了。

束住短发的白色头带正中央画有一个色彩鲜亮的五角星,被藏在碎发中的耳钉应店里的灯光反射出光芒,展示着它的存在,也展示着主人的叛逆性格。紫罗兰色的双眸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当然,如果看进去的话就不可能走出来了。硬朗的五官有一种像是被刻意雕刻出的错觉。黑色的皮夹克加上牛仔裤搭的随意,倒也显出了他锻炼过的良好身材。

若是别人看上去,只会觉得是从哪里来的一个长得不错的不良少年,但是他的真实身份,卡米尔却是心知肚明。

他从门口又往里走了几步,在瞥到了卡米尔桌上的饭菜时,眼神变得有些玩味。然后,他的视线又转到了卡米尔本人身上,那种似是盯紧猎物般的目光着实让卡米尔有些不太舒服,他叫来服务员,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块钱放到了桌子上,服务员收起钱,刚想说点什么,却又被卡米尔一口回绝。
“不用找了。”

他推开椅子从座位上站起身,在和那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加快了脚步。而那人也不犹豫,在和他擦肩的同时,转身就跟着卡米尔走出了门。就在卡米尔准备拉开车门的瞬间,出声喊住了他。
“我能搭个顺风车吗?”
明明是个问句,但他的语气却坚定无比,态度里还带着一点高傲。卡米尔转身,看着和自己仅相隔了一米远的人,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上来吧。”

于是,那人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像坐自己家车一样十分随意地坐到了后面宽阔的位子上。卡米尔坐上驾驶位拉过安全带,带扣系好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声响。这一声过后,车内的氛围变得出奇得寂静,寂静到有些诡异。卡米尔只是双手握上方向盘,再没了动作。后座的人也没催他,自顾自的躺在了真皮座椅上。

“不走吗?”
三个字打破了长久持续的沉默。卡米尔把方向盘握得更紧了一点,然后“嗯”了一声。

就像往湖心投入一颗石子,激起一阵涟漪以后再次平静得像无事发生。后座的人起身坐到了正中间的位置翘起了腿,他转过头,似是在看窗外的风景,然而已经接近深夜,除了远处若隐若现的灯光之外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卡米尔透过后视镜盯着他,嘴里缓缓念出一串编码。
“LS0410。”

“好生疏的称呼啊,卡米尔,”对方转过头,双眼中流转过一道暗色光亮。他的眼神通过镜面和卡米尔相对,明明没有直接对视,两人相交的视线却还似能在空气中擦出火花。

“不如换一个——哦,你以前常喊的“雷狮大哥”,怎么样?”

卡米尔分明看到,雷狮脸上露出的笑容肆意张狂,在清冷的月色下颇像一只等待捕获猎物的雄狮。

TBC——————

评论(9)
热度(77)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