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双黑】劣之思

很短的一篇,大概是十六岁初交往的二人。
剧情隐喻太宰是在执行任务。(这是“分手”原因)
希望我……没有……ooc
标题是现想的…
没了……
—————————————————————

22时三十分,横滨巷港酒吧
入夜的城市褪去白日的光鲜亮丽,开启了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挂在酒吧门口的牌子从“close”被人翻到了“open”,这一细微变化却预示着狂欢的开始。酒吧内部不算十分宽阔,但正因场地的略显狭隘,恰好迎合了人们寻求的暧昧不清的氛围。

黑色的天花板上吊着常见的玻璃球灯,圆形灯面匀速转动着,自顶部投射下的五彩光点去到了酒吧的每一个角落,照出了舞池里互拥着的男男女女之间潜藏的暗流涌动,也照出了歌者的媚眼如丝,但当它照到身处吧台的那位先生时,却是和以上全然不同的感觉。

黑色礼帽少见地被摘下放到了桌子上,大衣外套被随意地挂在了椅背,橘黄色卷发随他仰头喝酒的动作顺势从肩头滑落,深红色液题滴从嘴角流下晕染上了西服,但它的主人却全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只是皱着眉,一言不发地坐在高凳上又要来了一瓶伏特加。起盖倒酒动作一气呵成,利落迅速不过几秒钟,然后他又重复起刚刚的样子喝起酒来,只不过这一次,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点的是一瓶烈酒,并不同之前的红酒有浓厚香醇的口感。所以在他喝完第一口时便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气息也变得更加不稳,过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止住了咳声。

原本有些微红的脸颊因为他大喘气的调整呼吸染上了更深的颜色,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已经喝醉了的人,但那双眼眸中透露出的锋利光芒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阵寒意,脸上阴郁的表情更是直接把“生人勿近”四个字展现得淋漓尽致。路过吧台的人都小心翼翼地绕开了那个位置,仿佛他周围开启了一层结界,踏入即是自寻死路。

然而,明知山有虎,有人还偏向虎山行。

酒吧的大门被人轻轻推开,晚风裹挟着凉意顺着缝隙吹进,中也身上本来就穿得少,加上刚喝了酒,浑身燥热,被风这么一吹打了个激灵。他下意识地朝门口望去,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他愣了愣,莫名涌出了烦闷的情绪,再定睛一看,那个身高一米八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正是太宰治。

混沌的大脑在定格的瞬间清醒。中也摇晃着站起身,双手握紧时发出了一声的轻响。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在脑内计划着一会儿该如何给这个混蛋来上一拳最解气。

就在计划好下拳的位置和力度即将走上去施行的那一刻,他忽然发现,太宰治旁边还有一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女人正被搂紧贴在他身旁,一言一语地交谈着,不时还会发出一阵笑声,看上去很是愉快。两人耳鬓厮磨的画面被中也尽收眼底。看到这一幕,他反而没有那么生气了。他转过身,又重新坐回到刚才的位子上,缓缓地将酒喝完,然后举着酒杯,戏谑地看着玻璃上反射出的太宰治越来越近的倒影,然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让人作呕的恶趣味。

他觉得太宰治肯定早就知道自己在这里,不然不会舍近求远,从市中心跑到海滨只为了喝一瓶酒——还是品质低劣的酒,低劣到和他的性格一样令人感到不快。

整件事起源于今天中午。原本应该安静闲适的时光在两人租住的公寓里却完全没有体现。太宰治头枕上双手,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眯起眼睛玩味地打量着面前被气到的人,他打了一个哈欠,刚准备翻身不再看,却被中原中也一声喝喊吓得停住了动作。
“太宰治你丫再说一遍?!”
“我说啊……”
太宰治拉长了声调,利落地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刚刚他躺的位置凹陷下去了一块。他走到中也身旁,凑近到中也耳边,把刚刚没有说完的半句话说了出来。
“我要和你分手。”

说完这句之后,他便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公寓,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曲调,看上去十分开心。只是当他刚好走到大门口时,从楼上传来了一阵巨大声响,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玻璃碎片,在强烈的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亮。
一百步,正好。
太宰治得益于对搭档习惯的了如指掌成功躲过了这场“突袭”。
于是在这之后的几个小时,两人再没见过一面,直到中也在酒吧看到太宰治时他就明白过来了——这人用这点时间去找女人了。

几秒钟之后,太宰便搂着那位女性坐到了正对中也身后的沙发上。俊秀而又充满忧郁气质的男性在这种场合往往最容易吸引异性靠近,不一会儿,太宰便已经被好几个女性搭讪,而他却只是深情地望了一眼怀中的女性,然后委婉地拒绝了她们的邀约。

“女生大多喜欢能带给她们安全感的男性,而我拒绝了她们,算不算也带给了你安全感呢?”他低声笑着,指腹摩挲着肩头女人栗色的卷发。女性轻轻点了点头,笑容含羞,无言认可了他的行为。

油腔滑调。中也在心里默默腹诽着。他盯着倒影中太宰治的一举一动,而太宰也好似察觉到他的视线般,伸出手指向了中也。
“但是那位先生……看上去那么暴躁,大概不会有人愿意接近他了。”

太宰说这话时候的语气带着几分同情,声音不大,而中也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嘴角的冷笑又加深了几分。叫过服务生又拿了一个酒杯,然后将那瓶未喝完的伏特加拧开盖子,把两个杯子分别倒满。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粉末撕开倒进了新拿的那个杯子,余下一小撮沾在了自己用过的那个杯子上。白色的印痕在灯光下并没有怎么显现。他叫过服务生,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太宰治。
“送他们的。”

这是中也这一整天里说话最温柔的一次。

服务生照令端着盘子将两杯酒送了过去,还未等他开口,太宰治便率先把这两杯酒夺了过来。在夺过来的那一刻,他双眼眯起盯着这两杯酒,原本不明显的印痕在暗处却能看得出来。

他装作无意,用刚刚摩挲女人头发的指腹扫掉了那点痕迹,然后把那杯新的给了女士,这杯则是自己留下了。他将酒杯凑近了一点,明明没有味道,他却还是像被浓重的酒精味刺激了鼻腔一样,故作嫌弃地将酒拿远了一点,一边出声抱怨起来。

“真是不会挑酒,居然这么烈。我就说,他是不会有女性喜欢的。”
中也坐在椅子上,好像已经听到了自己捏爆太宰头盖骨的声音。
“嘛,不过这既然是那个坏脾气的人送的,看来他现在心情一定很好,那么,小姐,Cheers”

清脆的碰撞声震得杯中液体连连晃动,倒影着光影的液面随之摇摆不定,然后两人将其尽数喝下。太宰率先喝完了酒,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身旁的女性在意料之中软绵绵的倒下。他站起身,从酒吧的侧门走了出去,中也随之离开位置同他一起走了出去。

到了巷子拐角,两人才停下脚步。太宰像是预料到了般,回身一把捞过跟在后面的中也,把他抵在了自己和墙之间。巷深无光,只有惨白月色照了进去,夜风吹过发出低沉幽暗的回声,像是野兽的低吼。但两人却全然不畏惧这些,因为对于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来说,阳光明媚人群喧嚣反而是不正常的。

太宰凑近中也,这次是真真正正地闻到了呛人的酒气。他推测了一下,估计早自己到达那里几十分钟前中也就已经开喝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分辨出状况,这样的人,显然比野兽要更加可怕。
中也隔了一会儿才睁开眼,双眼还是弥漫着一股雾气,在接触到骤降的温度以后更是打了好几个寒噤。他定了定神,才看清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下一秒,脸上的表情变为了戏谑与玩味。

“他们该给你颁一个最佳男演员。”
“是吗,那我骗过中也了吗?”

太宰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真的在等待中也夸自己一样充满了期待,但是中也没有理他这茬,而是“切”了一声,直视着太宰治。
“当然没有。”

下一秒,太宰冰凉的唇瓣便毫无预兆贴了上来,打了中也一个措手不及,他任由太宰纠缠,没有什么要反抗的意思。应该是和原来一样的吻,但是被太宰刻意增加了许多撕咬。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在口腔,中也终于在轻度疼痛中回过神,他一把推开面前的人,摘下手套,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然后指给太宰治看。
“不是分手了吗,这算什么?”

“和好啊。”太宰治笑得人畜无害,走过去捉住中也的手腕擦掉了他手背上那一点鲜艳的血迹。
“中也,女人追求安全感,但你不是女人。”

“哈?”中也发出了一个简单的疑问音节,继而很自然的问道
“那我追求什么。”
“你追求……我吧?”
“死青鱇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

评论
热度(4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