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愿活得明媚』
优秀摄影作品和摄影师推荐博主


背景图是透明人間S大大混剪中的最后一幕截图 标题“[日剧日影混剪]世间愚者”

【织太】太宰治一次观彩虹的经历

“如果你上位进了港口黑手党本部的大楼工作,那你可能永远不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季节”

这是一句在港黑内部口口相传的话,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不过也八九不离十。毕竟那栋高耸入云的建筑一看就不简单,每一层都布满机关,到了最顶层BOSS所待的地方更是要小心前进,每一步脚印都可能成为你在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个印记。

它位于横滨的港口,总是最早的被阳光沐浴,也是最早没入夜晚的地方。明明也是办公用地,奇怪的是你可能看不到有人进出于这栋大楼,但如果你真的看到了,那你或许也命不久矣,可能下一秒就要死在枪林弹雨之中,然后在不到五秒的时间之内,你的尸体将被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以极其专业的手法清理干净,连你身后的墙壁都不会留下弹药打过的痕迹,第二天到来的时候这里依然如旧。

听上去是极为恐怖的事情,但是所有东西都是习惯成自然,这一定律不分年龄,放在谁身上都适用。例如二十几岁的上班族肯定已经被那种血腥画面吓昏过去,但一个正值青春岁月的少年却已经没有什么波动,面对刀光血影的战场和千疮百孔的尸体已经成为常态,他也进入了港口黑手党本部的大楼,自然也成为下属口中“不知是什么季节”的人。

但是,总有一个人会告诉他外面的天气是怎样的。

太宰治每次见到织田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不同之处。有时候,他的外套会有深色的痕迹,还带着水汽湿润的味道,太宰治就知道外面一定下雨了;有时候他会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暖意或寒意,太宰由此就知道外面是降温还是升温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但是没有一次是织田作亲口告诉他的,天气的变化,四季的更迭,从来不是他们话题的重点,而是被太宰治强悍的观察能力发现之后一笔带过,转而说起比其有趣百倍的事情。

唯有一次,太宰治从织田作的眼睛里读出了不一样的感情。

那还是太宰治刚当上干部没多久的事情,彼时他正阅览着桌上的文件,屋内安静的听不到什么声音,因此门被推开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
太宰治也没有抬眼看来人是谁,只是照旧翻着文件,顺便伸出手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对方坐下。

织田作直接忽视了太宰治的好意走到了他的面前,“出彩虹了。”织田作的声音相较平常的平稳声线更多了一丝颤抖,这就证明这件事绝对属于百分之一的几率才会发生的那种,毕竟对于一个天才杀手而言,没有什么大风浪是他没经历过的。

“织田作君会对我说呢,那一定是很漂亮的东西吧!”太宰治鸢红色的眼睛闪着亮光,嘴角勾起 双手握拳举在身前,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符合了十几岁少年该有的行为举止。

“带我去看看吧!”他一下从椅子上坐起,不由分说地拉住织田作的手就往外走,桌子上的文件被长风衣带起的风吹落,标题处写着“异国能力者能力'彩虹'详细资料”

在太宰治走到外面看到阳光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眯起了眼,因为那束光实在有些耀眼,而本应光芒万丈在天空最中央位置的球体却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漂亮的彩虹桥。

太宰治伸出手,触碰了一下虚无的空气,随即画面开始被撕碎,猛烈的风把这些彩色的纸片吹到了远处,很快的,一切场景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最好的证据就是天边的太阳。

光比刚才柔和多了。

“织田作君,其实我啊”太宰治的语气很轻,是他在当干时才会用的那种声音。
“并不喜欢彩虹。”

织田作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头,他当然知道太宰治不会喜欢这种自然天气现象,但是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景象,那个时候,他必然无处可躲。
“但是我,很想和织田作君一起看彩虹呢。”

他知道,这才是刚刚织田作眼神里想传达的东西。

评论
热度(1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