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黑琴】多依靠我一点

下雨了。

阴霾天空将整座学园都市笼罩在低气压中。雨水接连不断地击打在伞面上传来清脆声响。白井黑子一路使用能力终于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寝室。她收起雨伞抖了抖,晶莹水珠随之滑落。看差不多了才撑开放在地板上。白井黑子用手背擦去了额头的汗水,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突然,像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小心翼翼地直起身走到镜子前整理着凌乱的发型。直到自己看起来不太狼狈才开始换衣服。她把淋湿了的校服放到盆里泡着。正想把医药箱翻出来的时候却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御坂回来了。

几乎是以最快速度,黑子把医药箱塞回了原处,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御坂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她的眼神,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她张开双臂朝着御坂扑了过去,同时热情地询问着:“姐姐大人!您有没有被雨淋到?水已经烧好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吧!”御坂低头看了看扑在怀里的人。她的头发还湿湿地,加之一旁还在凉着的伞,似乎也刚回来不久。白色的衬衫衬着她更加淑女。只不过腰部有一点点红印。

原来好像……是没有这道印记的。御坂如此想着,不过很快以为是错觉就忽视了过去。她松开黑子把东西放好,然后语调轻快地回应着黑子。“今天有买饮料送呱太的活动,太激动就叫着初春她们一起了……啊黑子!下次你也要一起来!”“谨遵姐姐大人的指令!”确认御坂心情愉快后黑子高兴地回答着,顺带敬了一个礼,不过一下子,撕裂般的痛苦传来,她即是咬住嘴唇才没让声音发出来。不过眼角已经闪起泪花。意识到不能再拖的黑子准备先找借口去处理一下伤口。于是她调整了一下语气,说“姐姐大人,容我先去洗个头。”随后便转身进到了浴室。她赶紧把医药箱从角落里拿了出来。找出纱布熟练地缠绕起来。终于处理好以后用手沾了点水,拿起香皂抹在头发上才出去。看到御坂正坐在床上盯着手里的呱太发呆也就安心的躺在了床上。看起来自己的事情并没有被发现。

怎么可能没被发现。

从黑子进去开始,御坂便蹲守在门外依靠模糊不清的印花玻璃观察着黑子的动作。她这一刻才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错觉,是真的。一瞬间,心疼与悔意占据了她的心房。明明她才是自己的学妹啊,为什么到头来,她还是一个人傻乎乎地处理伤口呢?

“黑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黑子被她突如其来的话问倒了,一时间竟哑口无言。隔了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地回答“没……没有啊,姐姐大人您是不是……”话音未落,御坂便已经冲到黑子旁边紧紧抱住了她。按耐不住的愤怒与自责化为话语一句句在黑子耳边炸开。“为什么受伤了要瞒着我?为什么不和我说?多依靠我一点啊!”黑子已经被御坂异常愤怒的语调吓懵了。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抱住了。她抽噎了几声,然后略带委屈却又异常坚定地说道“因为这种小事……完全不用麻烦姐姐大人。既然黑子想成为姐姐大人的力量……怎么能连这种事都承受不了呢。”御坂正抬头便对上了她泪汪汪的眼眸。内心的某个地方有一种莫名的绞痛。原来黑子,已经陪伴自己这么久了。

“所……所以说这种事情要好好说出来啊!受伤了怎还可以忍着!下次……不,不许再有下次了!”

御坂脸红这说出了这番话。但感情却是如此炙热而真实。黑字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柔声回应着

“好啦姐姐大人,黑子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