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芥樋婚后与其子的非正常生活02

ooc致歉!

樋口没有任务的时候很少
芥川和樋口一起没有任务的日子更少。
大抵是因为最近事件比较少的缘故,森欧外先生竟意外地给芥川放了一个小长假。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的芥川对莫名到来的假期感到有些辣手。直到他看到正熟睡着的妻儿才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带着他们出去玩一天。
好主意。

于是到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时,小芥川就被父亲从被窝里十分残暴的叫起。继承了罗生门能力的小芥川十分不满的用黑兽缠住了父亲的手腕,不过其力道之微弱是芥川动动手指就能脱离的。就这样,小芥川被折腾了许久后才穿好衣服,然后一脸不悦地坐在一旁,看着刚刚还一脸严肃的父亲像变了个人似的叫妈妈起床。

“前……辈?”刚刚睡醒的樋口刚睁开眼就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她轻声开口唤着那个熟悉的名称。略带温柔和慵懒的声音传入芥川耳畔,让他一阵心痒。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十分郑重地说道
“今天我们出去。”
“是……任务吗?”
“不,出去玩。”
“哎?……!”樋口小姐原本混沌的大脑因这句话而清醒。

因为两人特殊的工作性质,芥川和樋口日常一起出去的次数掰手指都能数出来。再加之后来出生的小芥川需要照顾,这样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所以难得能一起出游的时候,芥川总想把那份本应属于樋口的少女恋爱记忆补上。不过此刻三人一起漫步在大街上的情景残酷地打破了芥川的幻想。小芥川十分活跃地奔窜于各个商店,樋口也只能一路跟着他喊着“注意安全”之类的字眼。不一会儿,小芥川手里已经抱了一大堆零食,嘴角还留着少许薯片渣。
啊……糟透了。这是芥川此刻唯一的想法,为什么他不能同她的母亲一样保持睿智和冷静呢?港口黑手党的后代居然是这个样子,这传出去岂不叫人笑话?
正当芥川十分绝望的时候,他的余光瞟到了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子。几乎是以飞一样的速度,芥川冲到了男子的面前。没错了,与闹世毫不相干的人,除了太宰治,再无他人。
“太宰先生”芥川恭敬地叫出了面前人的名字。在他心里,太宰始终是他最尊敬的老师。
“啊啦,芥川君,在这里见到你真是意外呢。”太宰勾起了一抹笑容,与在黑手党时不同,那是一抹温柔的,令人安心的笑容。或许,时间与所处的环境是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
“那个……”芥川再度看到了缠着母亲的小芥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激动地说“太宰先生,您可否帮在下一个忙?”
“什么忙?”太宰疑惑地问到
“看管一下在下那个不懂事的孩子。”
“芥川君你结婚了吗!”太宰像是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瞪大了双眼,随后才带着歉意地回答道
“啊,迟来的恭喜,份子钱以后补给你?不过看管孩子……”他露出了一种深不可测的表情“至少,让我见见芥川夫人。”

很快地,樋口就拉着小芥川来到了太宰面前。樋口有些体力不支地弯着腰调整呼吸。金发已因汗水的缘故粘在两侧。看的芥川在心疼之余更下定了把这个小鬼送到黑手党接受“锻炼”的决心。
“叫太宰先生。”小芥川被父亲严厉的目光吓了一跳,怯怯地抬起头,小声地说着“太……太宰先生好。”
这一幕倒是看得太宰有些来了兴趣。他伸出手揉了揉小芥川的头,柔声回答“嘛,芥川君,小孩子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来,叫叔叔。”
终于有些安全感的小芥川再次恢复了生气,他扬起脸,甜甜地叫了一句叔叔,还不等芥川说话太宰便拉起小芥川离开了现场。
“樋口小姐吗?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选呢。”
芥川隐约听到太宰说了这么一句话。
“跟我来”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樋口被芥川牵起手,两人一路小跑到了一个没人的死角。芥川把樋口圈在怀里,目光炙热而又真诚地看着她。樋口因此有些不好意思,她微微侧头,正想问些什么,下一秒却被芥川的吻封住了唇。那是十分温柔的亲吻,温柔得不像芥川。直至樋口喘不上气,芥川才松开樋口。看着她泛着红晕的脸颊,芥川笑了笑。然后附在樋口耳边,似是呢喃般地说道
“谢谢。以及……”
“我喜欢你。”
那个傍晚的夕阳将整个横滨染上一片火红,美得像一副油彩画。画卷的一角,是露出幸福表情的少女紧紧拥抱着一个黑衣少年。
迟钝的芥川,终于开窍了。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