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文豪野犬】(双黑)竹马和竹马,青丝到白发

ooc致歉!
贼迷的私设

01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从小就生活在一个院子里。
两人初次见面是一个秋日的下午。微风吹动落叶似蝴蝶般起舞,随之又降到地面堆积在树下。亮蓝色的天空显得很高很高,一直延伸到远方再也望不到边。中也正拿着一根棒棒糖从门外往家走。他美滋滋地吃着糖,想着一会的晚饭要吃什么。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然后他手里的糖就不见了。只有口中还留有草莓的香甜。他愤愤地看向那个强盗,恨不得现在就和他打一架。而太宰完全忽视了他的目光,若无旁人地开始吃糖,还不忘吧唧吧唧嘴说“真好吃。”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偷瞄一旁的人观察他的反应。中也迈开腿走到太宰面前,右手握紧成拳对着那张白皙的脸蛋上来就是一下。太宰被这一拳打懵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扔开糖,和中也扭打在一块。
要不是十分钟后太宰妈妈及时赶到,这两人恐怕能打一晚上。被拉开的时候两人都挂了彩,小胳膊上的牙印谁也不比谁少。太宰妈妈在一番严刑拷打之后才了解了来龙去脉。当天晚上就拉着太宰买了一袋子棒棒糖去请罪。中也妈妈满脸微笑地说孩子小不懂事打一架没什么,叫出房间里的中也来收东西,中也一脸不情愿,慢吞吞地从卧室走出来。看见太宰那家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介于今天他伤得比自己还严重,也就没说什么。收下东西就又会房间去了。而太宰倒是很开心看到他收下了东西。他扯开嗓子,对着中也喊了一句“我叫太宰治。”可中也却是什么都没听到。
不过太宰把他的名字牢牢记住了。
中原中也。
自那以后,中也经常看见那个和他打过架的人一脸忧郁地坐在树下发呆。那样子是那么人畜无害,根本不像会为了一颗糖和他大打出手的人。有几次他很想问太宰为什么和他抢东西吃,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除了尴尬,最根本的问题是中也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
或许以后就忘了吧,中也这么想着,一路蹦哒回到了家里。

02
中也和太宰上了同一所小学。从那时候,中也才知道这个人叫太宰治。而令他惊讶的是太宰在见到他时能熟练地说出他的名字。虽然中也不记得自己有和他说过名字,但是抱着“他可能从别处知道了吧”的想法也就没在意。分座位的时候,两人成为了前后桌。太宰坐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中也就在倒数第二排。窗外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上面有着十分宽大的绿叶。太宰就痴痴地望向窗外欣赏风景,也不听老师讲课。所以被点名罚站也不奇怪了。但每次的成绩都是数一数二。久而久之,老师也就不管他了。倒是他前面的中也,每天上课认认真真做着笔记,回家好好复习,成了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太宰时常想着打架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能装出这样的样子。当然是以低年级小朋友的角度来看。在同年级里,太宰没见过第二个打架能与中也相提并论的人。

中也的好学生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十分想当一个好孩子。家庭从小的教导就是“待人友善,认真行事。”除了和太宰打过的那一次架,他再没有什么时候如此大动肝火。中也也不知道自己的体力为什么这么强,大概是天生的。体育课上跑最快那个准是他,而最后面的永远是太宰。只不过这么厉害的中也,身高似乎被限制了般在三年级后就没再长过多少。反倒是太宰,越长越俊,在操场上随意走一走都能收获一片小女生的倾慕和赞叹。而中也只能一脸愤恨地看着他“风流倜傥”,再狠狠地瞪他一眼。而太宰本人似乎并不介意,他时常拿手比划着中也的身高,然后嘲讽地说“哎呀~中也还是比我矮啊。”
但是小学六年呢,不能总是不愉快的回忆不是?
于是,中也在中午总是绷着脸叫着太宰治一起去吃便当,理由是“妈妈硬要也给你做一份。”太宰不仅欣然接受,还会时不时说出让中也炸毛的话。“其实是中也暗恋我才这么说的吧∽”
中也发誓,要不是在学校,他一定会再打太宰一顿。
当然,他并没有打过太宰,倒是打过太宰以外的人。
一次值日,中也出去倒垃圾。他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逆着光狼狈的趴在地上,随后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踉踉跄跄地站起来。中也迷着眼打量了一会儿那个背影,突然右手扔掉垃圾一个百米冲刺就赶了过去。
“xx向你表白了对吧?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了她那么久,她就是不肯看我!偏偏喜欢这么一个病怏怏的人!”太宰对面的人正想再打他一拳,结果就被从后面冲过来的中也抓住了手,同时狠狠挨了一拳。太宰看到冲到他面前的小矮子,先是一愣,随后勾起了一抹笑容。“啊?你刚才说为什么她不喜欢你,是你自己没魅力吧!?”中也几乎是以最大声说出了这句话。一下把对面弄懵了。中也放开他撇了撇嘴,又继续说道“看你长得和个猴子一样,xx会喜欢你才怪。”接着转身一把拉过太宰离开了。中也一路沉默着走在前面,太宰笑眯眯地跟着。好一会儿,中也才回过头,冰蓝色的眸子中满是愤怒。太宰眨巴眨巴眼,悄悄地凑过去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谢谢”。然后开心地拉起他一起往教室走。
那一刻,中也心里,有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那么过去了。拍毕业照的时候,太宰硬是要和中也一排,老师拗不过他只好答应,太宰开心地走到了第一排,全然不顾中也一脸嫌弃,双手举在中也头顶,比出了一个兔子耳朵的形状。
看到照片的时候,中也再次有了想打死太宰的冲动。

初中的时候,太宰和中也不在一所学校上学了。中也上的是住宿,很少回家。于是那三年,中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某日他猛然看到了街头的梧桐树才想起那个人。少的是上课老师点名时的那句太宰治,少的是那个拿手比划着自己身高的太宰治,少的是永远跑在队伍最后的太宰治。
“太宰治……”午休的时候,中也望着空荡荡的后排无意间脱口而出了这个名字。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副凶恶的表情。
再见他的时候一定把他打一顿。
大概是命运之神听到了他的愿望,高中,两个人奇迹般的又在一起了。

03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也和太宰又成为了前后桌。太宰依旧坐在最后一排。只不过窗外少了颗梧桐树。当太宰在开学典礼上遇到中也时,不忘说了句“啊中也你没怎么变啊。”于是那天下午,中也便履行了他的承诺。他把太宰拉到后山,和小时候一样照得他脸上打。力量以不似当初那般弱小。可是,变的不止是他,还有太宰啊。太宰眼疾手快地握住他抬起来的拳头,一个猛劲往自己怀里拽。这次愣住的,是中也。当他靠到太宰胸膛问到那股清香时感觉这家伙是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当然,搭错神经的还有他,他第一秒想得不是抽离,而是反手把他抱住。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
“中也你还是那么暴力啊。”太宰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耳畔,中也一个踉跄,从他怀里离开。同时转身别扭地回了句“谁要你管”就离开了。
太宰治望着中也走远的背影,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由于太宰生的俊俏,从高一开始,各种情书礼物就没断过。有时候一夜之间再回到学校,太宰连下脚的位置都没有。于是聪明的太宰先生就想到了一个存放东西的好位置。他总是不故作经意地把那些礼物啊情书啊放到中也的桌子上。刚开始,中也没有察觉。不过后期太宰越来越放肆,终于在某一天,中也忍不住爆发了。
“妈的太宰你给我适可而止!”中也的吼叫声回荡在楼道,把周围的人都下了一跳。而当事人太宰则一脸淡定的坐在位子上,弯眸含笑看着发怒的中也,随后说道“嘛嘛,只是也想让中也体会下那种被女孩子追的感觉啦。”
“你!!”中也一时被气的说不出话,只能把那堆东西往太宰面前一摔然后踢开班门走了。其实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气,那些东西只要扔掉就好,可是他总有一种自己的人被抢了的感觉。
“妈的太宰治。”中也再一次骂道。
之后的几天,太宰总能感觉到中也在刻意怼他。比如不给他传作业总和老师说多了一张,做值日的时候不扫他的位置等等。太宰隐约察觉到这个小矮子生气了。也觉得是时候干点什么了。
于是某一天,太宰在放学时牵起中也的手就往自己家跑。中也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停下时才发觉这是自己住了十七年的院子,那棵大树依旧焕发着活力。太宰推开卧室门,一个巧劲把中也拽了进来。压在墙上就是一顿亲。中也刚开始还在挥舞双手抗拒,可后来就渐渐沉溺,直到两人都喘不上气,太宰才松开中也。中也用手背擦了擦略带湿润的嘴角,愤怒地问太宰干什么。
“中也,你知道为什么那一天我要抢你的糖吗?”所答非所问。
“哈?不是你神经发作才去抢的吗?”中也回答着。
“不是哦”太宰顿了顿,而后继续说道“我当时只是觉得,为什么你从来不会注意到我呢。”
“我那个时候总在树下发呆,可是中也一次也没有注意到。但我注意到你了。”中也愣住了。好像确实是,他的记忆里,那棵树下,总有个什么人在那坐着。时至今日,那个模糊的身影才突然清晰。
是太宰治。
“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我只能选择那样的方式了。”太宰笑了笑,然后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日记。泛黄的纸页无声地诉说着它的年代久远。太宰翻开一页,指了指上面稚嫩的字体,示意中也去看,中也眯着眼,隔了好久才认出写的是什么。
中原中也
那是他的名字。
“只让我记住你的名字,而你却记不住我的,中也,是不是太过分了啊。”太宰好听的声音里意外地夹杂着一丝委屈,中也也因为这一声而没那么强硬。红着脸说了句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啊呀,中也,要不,和我交往吧。”
“太宰治你是不是被驴踢坏脑子了!”
“哎,好伤心,我明明是那么真心的……”太宰悄悄伸手环住了中也的腰,俯身低语了一句
“是真心的哦。”
语气意外的认真
然后,中也答应了。

04
后来,两个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毕业以后商量着结婚的事情,给亲朋好友们发了请柬。婚礼当天,太宰妈妈和中也妈妈一人一个手绢抱在一起痛哭,说这两个人的缘分就是当年那一架打出来的。太宰在一旁听着,默默地给自己添加了一个“计划通”的名号,同时温柔地看向了一旁的中也。中也察觉到他的目光,脸颊一红,就又傲娇地转头继续和来宾喝酒。
最后选择的住所,依旧是那个有着大树的院子。
银婚后,太宰家的墙上多了一个被裱起来的纸。是那张歪歪扭扭写着“中原中也”的纸。
“你还是这么矮啊,中也。”已有几缕白发的太宰和以往一样,拿手比划着中也的身高,中也一皱眉,刚想说什么又咳嗽了几声,随后说到
“嘁,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幼稚。”然后转身要出门,拿了钱包问了太宰一句
“晚饭吃什么?”
“蟹肉!”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