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名朋黑执事】12番Elizabeth Midford

繁体预警!捞个戏x有剧组我们来扩列嘛!(醒醒你太丑了)

#沉船篇

突如其來的巨大衝擊令大腦來不及反應,只是背部傳來一陣劇烈疼痛,整個身子便隨著海水湧入的方向倒下。雷鸣般的水聲混雜著各種尖叫穿透耳膜,掙扎著爬起時卻因眼前的景象震惊不已。張開血盆大口的喪屍張牙舞爪的冲过来,兩側是封死的閘門。所有方向都不可能衝擊出去,已經沒有後路了。
“莉茲!”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混沌的神經立刻變得清醒。強忍到此刻的淚水終於繃不住流出,模糊了眼眸。
“我想在夏爾面前直到最後一刻都保持可愛的樣子……”
緩緩從潮水中站起身,握緊手中利刃,將視線聚焦在敵人身上,熟練地揮舞在狹小的空間之中。寒光凜冽,喪屍的頭顱隨之掉落,留下濃稠的暗紅鮮血。心中的信仰也在不知不覺間慢慢亮出了輪廓。

“女孩子要在男人面前柔弱可愛,當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就像童话里那樣。”這是母親曾對說過的話。也是我所一直奉行著的。
但我有一點,与其他的女孩不一樣。
每每握緊冰涼刺骨的刀劍,聽到旁人的驚嘆,便會回想起那個擁有著溫暖笑容的男孩子。他說,能夠擁有我這樣的新娘真的是太幸福了。
從那以後,我便決定當一個被夏爾保護著的新娘。
但是,在那一天以後,一切都變了。
原本應該是一個和平常一樣月色如水的夜晚,那個宅邸應該亮起的是溫馨的橘黃色燈光,而不是熊熊燃烧的大火。那一天,夏爾失蹤了。
幾乎所有的貴族都在對這件事品头论足,而當時的我精神已經麻木,心情也隨天氣變得陰暗灰冷。彷彿所有事物都失去了生機,死氣沉沉。直到一個月後,他帶著一個漆黑的執事,再度回到了我的世界。在擁抱他的一瞬間,感覺到他變得比以前還要弱小。我馬上意識到,不是他變小了,而是我長大了。那個時刻,我做了一個決定。
我要成為一個能夠保護夏爾的新娘。
低跟鞋,母親的教誨,守護你的劍,构成了我今天的全部。

被海水浸濕的洋裝不再和平時一樣展開漂亮的圖案,而是緊緊貼住腰身,傳來陣陣寒氣。血液不斷濺落,甚至滴到臉頰。然而早已無暇顧及,只是不斷地舞動手中的利刃,減少喪屍的數量。
“這次……”咬緊牙關,從唇間吐露的話語染上了一絲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堅定。
“換我來保護你!”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