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自知之情】乃木园子×芥川龙之介(声优梗)

祝贤章先生和香菜幸福甜蜜一辈子啊!
这两个人好好好好好啊!
然后就特别迷想吃这对,因为私心就不占太多tag打扰大家啦x
架空设定,ooc致歉!(是的假装银和wasshi都不在x)
然后带走高层和自己去过520xxx
------
01
芥川并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世界。
七彩巨大的树茎匍匐缠绕铺展在地面延伸至远方,与一眼望不到边界的夜幕相接壤,似一个巨大的玻璃幕墙,将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氛围中。芥川先是愣了几秒,继而才想起自己要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远处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声响,一个怪物正像穿过空气般轻松地从远处向他所在的位置慢慢靠近。芥川抿起唇,右脚后撤一步,正想发动罗生门却因一个从自己身侧冲向前的身影而停住了动作。那个身影双手握紧了什么东西,猛地朝怪物穿刺,很快地,怪物便因身影的动作而放慢了速度,再然后是那抹身影接连不断的攻击,怪物像是认输般转身退出了。在它退出的瞬间,吹来一阵猛烈的风,七彩的枝叶在漩涡中打着旋,然后回到了现实中的场景。
当然,对芥川而言是另一个世界的场景。
芥川发现有一个身着校服,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正站在自己眼前,金黄的发丝被温柔地海风轻轻吹拂,在阳光下的倩影就像一个仙子。然后,仙子转过了头,双眼瞪大了看着芥川,像是遇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
“先……先生你为什么会进入神树结界!”她惊讶地喊出声,芥川明显比她更不知所以然,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捂住嘴咳了几下,然后轻声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结界?”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芥川先生应该是因为时空错乱才来到这里的吧。”园子此刻正拿着一杯冰镇可乐一下一下地吸着,双眼放光的说出了自己猜测的原因。芥川则拿着勺子舀着碗里的红豆汤往嘴边送,听到园子的猜想,他配合地点了点头,但更多的还是对园子的话的不信任,但现实已经如此,也就不能找出别的更合理的解释了。他默默地将最后一口红豆汤喝完,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随后看向了坐在对面面露笑容的小姑娘。一个小女孩在此刻竟已担负起了拯救世界的重担,不管怎么想,芥川都觉得太不合理了。
“芥川先生,你原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小姑娘银铃般的声音传入耳畔,芥川双腿交叠在一起,认真地想了想,说道
“在下的世界,是无尽的黑暗。那个人不认可在下,在下就会永远是失败者”
园子的眼底闪过一丝震惊,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她托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出声劝慰道
“芥川先生,没关系的,我相信他一定会有认可你的那一天的”像是怕芥川不相信,园子连忙加上了一句
“一定会的!”
“……谢谢。”许久后,芥川才说回了这么一句。虽然园子的话在他听来等同于无稽之谈,但不知怎地,他竟也有些愿意相信园子。

至此,两人便过上了同居和一起打巴提克的日常,园子将芥川引荐到家中,园子家人听闻是一位大有作为的志士便十分高兴的为他安排了住处,并且吃喝不愁。芥川每日就在清晨的时光读书练武,下午园子和他一起在街上闲逛,偶尔买点小饰品,在有巴提克来袭的时候便和园子一同作战。他头一次发现,在他眼里原本应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却能扛起武器战斗,这着实让芥川对这个名为“乃木园子”的孩子有了些许敬佩。而当园子见识到芥川的罗生门后,也开始觉得自己的身边有了一位很可靠的同伴。
是的,同伴。
但,芥川不知为何,对这个明明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孩子有了一种莫名的,微小到不可察觉的悸动,大概是因为她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她的声音,大概是因为她每次训练后双手上的伤。
芥川突然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算一件太坏的事情。
某一天,园子家来了几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他们的脸上带着统一的面罩,说是系统有了改进,增加了一个叫做“满开”的功能。
芥川靠着墙,双手抱在胸前站在门后看着那些人,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第二天,园子本着不麻烦芥川的心理想要使用一次满开,但却被芥川阻止了。
“不需要。”他轻声说了三个字。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芥川都会在园子想要用满开的时候拦住她,就像是一种本能,他不想要园子去做这件事。如果说罗生门的出现是一个迷,但它至少没有伤害到芥川,但这个不知所以而增加的诡异系统,就和罗生门大相径庭。
意外总是有的。当三个巴提克一齐攻上来的时候,芥川一个疏忽被打下了。而园子站在后排,双手紧紧握住枪身,像是突然决定了什么般,大喊了一句“满开”,随后一朵巨大的紫花绽放在夜空,星辰随风儿飘落,发出点点荧光。芥川想要伸手阻止她却因移动而扯到了伤口,渐渐失去了知觉,最后的印象,是少女在与巴提克作战的身影。

再度醒来已是翌日午后,赤红的光线照入病房,洁白的床单染上了火红,墙壁上也像是被晕染了红墨水的画布,浓重不一。芥川第一个想到的是园子,他踉踉跄跄地跑下床,到咨询的地方询问园子的下落,而护士也只是摇摇头,并把一张纸条给了他,黑白分明的字体刺痛了芥川的眼眸。
“芥川先生,这段时间辛苦您了。园子生了重病需要静养。钱已经放到了床头,您将来若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来乃木家面谈。”
芥川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骨节分明的手发狠将纸条攒得不成样子,一下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离开了医院。
他一面走,一面想着园子最可能在的地方,直到将整个四国岛都绕遍,才发现一个隐蔽的私人诊所,环境静谧,他悄声潜入进去,发现了一间门上带有玫瑰花图案的病房,黑兽撬开锁后,芥川用了最轻的力道打开了门,却因里面的景象而停滞不前。
病房里的园子正带着一个氧气面罩,一旁的机器正显示着数字和一些变化的线段,园子全身都被缠满了绷带,面色惨白,似要与世隔绝。
芥川缓缓走进园子,握住了病服下的那只手,芥川发觉,她的手比自己的还要凉上几分。他在那一瞬间确信,自己的知觉是对的。
芥川很想为园子做点什么,可是他不能,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尽管再怎样被称作是“无心之犬”,灵魂的本能还并未被他摒弃。
至此以后,芥川每天都来会潜入这里来看园子,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所谓的“时空错乱”也没有再度出现,他也逐渐习惯了这个世界,不再纠结于是否要回去。
一切皆有定数,对吧?
某一天,芥川再来看望园子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些许不同,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久久地,他才看到那双睁开了地,温柔的褐色眼眸正柔柔地看着他。
芥川默默地握紧了园子的手,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欢迎回来,园子。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