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渔火对愁眠

头像源自家夫人♡ @没有马猴的荷漪

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文字不分长短,想试着做一个这样的人\世间万物皆有理\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想当一个治愈的人\精神匮乏的时候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常怀感恩之心

【魔圆红蓝】不会忘记的(超短篇)

天际边露出的乳白色缓缓蔓延到了城市的每个角落,玻璃窗蒙上了氤氲的水汽。冷风顺着未合严的缝隙渗入房中,尚在梦中的少女因丝丝寒意而渐渐清醒。她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眨了眨眼,望着头顶留有斑驳光影的天花板发了会愣。她又回过头看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墙壁也都是空空的白色。
“医院……?”
她有些不记得自己在哪里,只能迷迷糊糊递根据印象来判断所处地方的性质。她垂眸发现自己的右手背上被插进了一种很细的针,顺着橡胶管向上望去,高处挂着一袋药水正无声无息地慢慢滴落,水滴落在液面激起层层涟漪归于沉寂,又随着下一个的掉落而继续持续。沙耶加通过这一点确认了自己的推断,但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来到这里。
“哟,醒了?”正当她放空的时候,房门猛地被人推开,一头张扬的红发一下子成为这个房间里最鲜亮的颜色。沙耶加看着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袋零食的女孩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无论如何就是不知道她是谁。沙耶加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对方的姓名。
“那个……你是……”
少女听到她轻轻的问话眸色一沉,她咬唇握紧双拳,似在忍耐着什么。
“明明昨天还记得的……”低沉的声线还带着轻轻的颤抖,但沙耶加并没有听见,只看见她的嘴唇张了一下,于是她继续问着
“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我说,我叫佐仓杏子。”杏子抬起头,眼中的泪水很快就要溢满而出,但她甩了甩头,晶莹的泪花随之落到角落不见踪影。她迈开步子走到沙耶加床边,把零食霸道地往床上一摆,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抓起一袋薯片粗暴地撕开拿出一片递给她。
“多吃点。”
“病人……是不能吃的吧。”
杏子看着她拒绝的模样差点把薯片捏碎,但转念一想这话似乎有道理,便把零食放到一旁飞快地冲到楼下。她在水果摊前左挑右选,最后买下了一个又圆又大的苹果,红红的,就像她的发色一样。她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回来,沙耶加看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禁想让她坐床边休息一会儿。但杏子却是拿出苹果举到她面前,气息不稳地问她
“这次行了吧?”沙耶加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这让杏子松了口气,她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刀慢慢地削着皮。
“呐沙耶加……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杏子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她至今记得战斗时沙耶加为了救她挡在她身前的样子和医生说的那句话。
“她恐怕永远不记得你了。”那一天杏子在医生的办公室听到了比知道自己的身体只是一具尸体这件事更恐怖的话。她拼命忍住眼泪,然后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着,她不会忘的。自那以后她便每天都来看望沙耶加,每一次沙耶加都会以见到陌生人得语气询问她的姓名,每一次询问都让杏子倍感煎熬,但她依然愿意相信沙耶加不会忘记她。
“恩……有点印象。”沙耶加侧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看着杏子把自己的答案说了出来。幸子拿着刀的手抖了一下,果皮随之掉落。但之后就是一段长久的沉默。直到杏子削完苹果,屋子里都是安静地没有声音。杏子把削好的苹果宝贝地递给了沙耶加。沙耶加伸出手同样宝贝地接了过来,她咬下一口,独属水果的香甜在舌尖萦绕。她看着杏子,又咬了一口苹果,一下子有什么记忆冲入了脑海。
“是不是我救下的那个笨蛋?”杏子原本暗淡的眸子一下被点亮,她惊喜的抬起头,发现阳光正温柔地落在沙耶加身上,就连酒窝里都是温暖的笑意。她跑过去抱住了沙耶加,沙耶加接住了她安抚地摸了摸杏子的头。
“像这样的笨蛋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